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名偵探柯南/赤安】小說本《AO》印量調查/試閱



名偵探柯南衍生 赤井秀一X安室透(降谷零)

R18

原作背景/ABO世界觀


►基本資訊

封面/yB (plurk:TykBAKAM)

文字/伊川(plurk:yatome0302)

規格/A5

字數/1.5~2W

價格/NT.120-200(暫定)


►收錄內容

-AO- ライバボver.

-AO- 赤安ver.

-AO- 秀零ver.


►印量調查

>>>請點此<<<


►填寫截止日:2017/07/28

►購買方式

CWT46場販(1F-N36),場後殘本通販(BOOKY)。

本次僅進行台灣地區販售。


►聯絡方式

作者噗浪:yatome0302

聯絡信箱:akasu1122@hotmail.com.tw 三天內沒有回覆有可能是漏信。

更多文章請往LOFTER:http://akasu1122.lofter.com/


►試閱


降谷零側臥在床上,由於身體各處傳來的疼痛使得他不得不痛苦地蜷縮起身子、使勁咬緊牙關,冷汗沿著額際滑落將他身旁的潔白床單濡濕。

為了不在任務裡被熱潮期所帶來的不便干擾,即使並沒有打算特別隱瞞身為Omega的身份,他依然選擇抑制Omega與生俱來的本能。為此他服用了在日常世界中法律上並不允許的特殊藥物來進行壓制,熱潮期獨有的難耐燥熱的確在那半年中不再出現,可隨之而來的是他應付出的代價。

「這劑抑制劑的效果強烈,能保證你接下來這半年都不會有任何熱潮期。」密醫在將藥劑交給自己時帶有憐憫的眼神在腦海中驀地浮現,「相對地,規律被破壞的身體會變得非常虛弱。雖然我能提供你這種抑制劑,但你得考慮清楚是不是真的非得服用它不可。」

只有傻子或者迫不得已的人才會服用這種藥物,他曉得的,以化學成分與自然規則抗衡本就是在以卵擊石,若是成功了也必須做出相當大的犧牲。

現在便是自食惡果的時候了。取代燥熱與情慾的是藥效結束後全身幾乎要將他吞噬般的疼痛,如同數以萬計的小刀在體內一刀刀地割開他的肌肉他的血管他的內臟,只要任何外力觸碰便有可能使他崩解。再忍忍就會過去了,降谷僅能蹙起眉自我安慰般地想道,一面難受地又將身子縮得更緊。

好在他剛完成了一項組織上頭交代下來的重要任務,按理來說接下來他會擁有將近一個月沒有任何工作的假期。降谷有足夠的時間獨自窩在安全屋裡等待副作用和下一次熱潮期過去,這段日子裡除了知曉他性別的蘇格蘭外不會有其他人造訪這間屋子。

「呼……」

降谷閉起眼,疼痛似乎在他走神時稍微減弱了些。

等到所有副作用結束之後,得趕在熱潮期開始前出門一趟把所有生活必需品補齊才行,他暗自想道。

這回的反噬來得他猝不及防,跌跌撞撞地躲進安全屋後他甚至沒有餘力檢查屋內狀況便倒在玄關地面上。直到神智稍微清醒了些降谷才得以起身,緩慢地移動至他如今所在的、窄小而昏暗的寢室。

要是蘇格蘭在這期間有空能來看看自己,肯定又會被罵了吧。

可又能怎麼辦,降谷苦澀地微笑,難道在萊伊那個Alpha身邊毫無防備地進入熱潮期嗎?那男人對任何謊言的嗅覺都靈敏得過頭,他沒有自信能在最脆弱的時期繼續維持「波本」這個假身份。況且──

不行。

不能再細想下去。

各種意義上萊伊對他而言都是危險至極的男人。再怎麼不甘心降谷也得承認,那傢伙是個優秀而且擁有致命吸引力的Alpha,作為Omega的直覺令他本能地感到不妙。

最好自己能圓滿地完成臥底任務,完全剿滅組織、與那個本名不詳代號萊伊的Alpha再也不要相見。即使生來性別如此,可降谷並沒有打算尋找屬於自己的伴侶。所以他不能再更靠近那傢伙了,他知道再多前進一步就有可能被扯進那塘無底深沼。

唯一幸運的大概是男人似乎與組織內的某個女人是情侶關係。至少這能保證他們之間不會有結果,降谷想,他不認為萊伊是會越線的人。

話又說回來,不曉得現在萊伊又怎麼樣了--在副作用發作前,他正和萊伊在替任務做最後收尾。可疼痛來得又急又快,迫不得已降谷只得把人扔在現場就一個人逃似地迅速離去。等到下次見面時那人肯定又少不了對他一番冷嘲熱諷,而且這回面對萊伊,自己連反駁的立場都沒有。

該死的副作用,降谷洩憤似地詛咒起那劑不分場合時機就擅自運作起來的抑制劑。理性上他當然曉得那都是他自己選擇的結果,可一想起那男人,他又怎麼都無法維持冷靜了。

唯有那個人,不想被看輕、也不想示弱。

不,不對。

降谷猛地甩頭,試圖將那個代號從腦海中剝離。不知不覺間思緒又開始圍繞著萊伊運轉了起來,總是這樣,等到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又開始思考關於萊伊和自己的事情。明明已經一再提醒自己不該再繼續想下去,可思緒總不由自主地往那人身上跑。

不如再睡會吧,最後降谷放棄般地想道,至少在睡著的時候就不會思考這些了。

於是他緩慢地閉上眼,任由睡意與他已經開始習慣的疼痛一同將身軀完整地包裹起來。剩下的事情,就等到下次醒來時再面對吧。


真是最糟的情況了。

讓降谷從睡夢中醒來的是全身更加劇烈的疼痛,與此同時熟悉的熱度正在體內放肆地燒灼起來。他知道那是什麼,抑制劑帶來的副作用時間本就會隨著服用的次數而隨之增長,只是他沒想到這回竟和熱潮期重疊在一塊。

該怎麼辦?

沒有太多思考的餘力,降谷知道自己該做的只有一件事。全身力氣盡失、眼前也是一片模糊,現在他連起身都難,光是將放在枕邊的手機開機就耗去了他近乎所有精力。

好不容易顫抖著將求援訊息發給蘇格蘭,他幾乎是在下一秒就失去意識。最後的記憶停留在失去支撐的手機從手中滑落,掉在地上發出有些沉重的聲響。再接著疼痛與熱潮期的苦澀熱度如同黑洞般將他所剩無幾的理智吞噬,他徹底陷入黑暗。


沒有費太多工夫,赤井秀一便輕易地將面前那道普通至極的套間房門撬了開來。

三十分鐘前他收到來自組織內同夥的短訊,「來幫我」,簡潔扼要的內容一反那人平日總是多話的作風。那肯定是出了什麼事,赤井想,於是動身前往波本所在的位置。

要說為何他知道波本的所在地?那可得追溯到一週前他們完成任務後發生的事。

那是個無論對他亦或是波本都挺棘手的任務,目標生性謹慎、身旁警戒也十分森嚴,他們花了好一番心力才終於接近對方並進一步取得信任。等到終於將組織需要的資料拿到手時已經過了三個多月,理所當然在那之後的善後工作也格外麻煩。

然而波本卻在善後好不容易即將告一段落時突然離去。

說著笨拙的藉口(他可不認為「臨時有事」這種原因會是真的),幾乎是用逃的離開兩人所在的地方,離去時的行走姿勢也是令人難以言喻的奇怪。他曉得波本身上藏有許多或大或小的秘密,平時總是被青年小心翼翼地隱藏起來,這次也許將會是他最靠近那些謎團真相的機會。

於是赤井秀一跟了上去。當然沒讓波本察覺,只是遠遠地跟著,看青年跌跌撞撞地進入某間尋常公寓,接著碰地一聲關上大門。

安全屋,他知道那間屋子存在的意義,而且是間僅屬於波本一人的安全屋。那必定有什麼藏在裡頭,只要推開那扇門便能知曉波本想要隱藏的事物。

然而頓了頓,最後赤井秀一仍是轉身離開了那間屋子。

於是時序來到現在。赤井站在門前,那扇門已經被他輕鬆地撬開、只要推開門板走進室內他便能曉得波本向自己求援的原因。可他卻突然躊躇了起來,這樣真的好嗎?明明曉得那封訊息極有可能是誤發,卻依然不計後果地揭開波本的秘密--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直覺告訴他不該這樣輕易觸碰,也許會讓自己走到什麼無可挽回的地步,又也許這麼做會讓波本受到傷害。未知的可能性那麼多,即使如此自己也要冒險行動嗎?

這是第一次赤井秀一在面對真相前產生猶豫,也是最後一次。

最後他仍是推開了門。

室內一片安靜,即使他關上門時發出了不小的聲響依然寂靜無聲。經過玄關進入客廳後是被收拾得整齊過頭、彷彿從未有人居住過的景象,茶几上積了一層並不算薄的灰塵,說明著至少一個月以上沒有人碰過這張桌面--可一週前他明明才親眼看見波本走進這間屋子。

赤井轉身,很快地聽出從某扇緊閉的房門後極為細微的聲響。那就是安全屋的主人來不及打掃屋子就急忙鑽進房間的意思,他想,也許狀況比想像中更糟糕。

他抬起手在門板上禮貌性地輕敲兩下,果不其然裡頭沒傳來任何回音,取而代之的是更加頻繁的、布料摩擦的聲響。赤井又等待了幾秒,確認裡面的人沒有回應自己的意思後,轉開門鎖,將那扇房門推開。

那就是一切的開端了。

他幾乎是立刻明白為何那扇房門會被緊緊關上,濃郁而致命的香氣在那瞬間將他包圍。他知道那種味道是來自何處:Omega,而且是處於熱潮期的Omega。混著甜奶香與威士忌特有的辛辣味道暴力地將他體內某種存在勾了出來,生物的本能誰都無法反抗。

饒是赤井秀一也只得困擾地蹙起眉,若是其他人他還能就這麼一走了之,可那人是波本。

他怎麼也無法說服自己將青年獨自丟在裏頭。那傢伙不是個會輕易向他人求救的人,會送出那封訊息肯定是狀態已經惡劣到無法自行處理的程度。

咬了咬牙,最後赤井仍是強壓著體內不斷沸騰的血液走入房內。


评论 ( 13 )
热度 ( 46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