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赤安】墜入黑暗(05)

(01+02)(03)(04)

大家看到USJ餐廳的安室了嗎?帥得像安室本人穿越了次元......


σDC赤安

σ原作背景/情感+案件向

σ安室闇墮、已知柯南真實身分前提


05.

安室透從暗巷裡拐出來,視野裡的赤井秀一與自己正好處於他能看得清對方的身影、對方卻無法發現自己的距離。深深地吐了口氣,他壓低帽沿將大半張臉都給遮住,接著追隨著赤井的行進路線向前走去。

沒有錯,雖然之後被發現的機率不低,但他正在跟蹤赤井秀一。

那個男人從那日在他負責的交易地點附近遇見自己之後,行動就有些微妙。安室知道赤井有什麼正刻意地瞞著自己──並非那種由於兩人立場不同而不能讓自己曉得的情況,而是更加特意地、只有「安室透」不能知道的事情。

嘛,雖然本質不同,結果倒是一樣。

安室在心中笑了一聲,視線裡赤井秀一顯然還未發現自己正在跟蹤著,毫無防備地(應有的行蹤偽裝當然是有,不過在他眼中等於沒有)轉進了一幢建築旁的防火巷。

那棟大樓眼熟得不能更眼熟。

這下他知道赤井最近究竟在忙活什麼了。原本在路上時還只是可能性之一,當赤井走進巷子裡頭時終於百分之九十九坐實了他的推測,至於剩下的那百分之一也不過是安室留給自己的一點僥倖心態。

他蹙起眉,有些猶豫該跟著進入巷內還是轉身就此離開。

 

從防火巷繞至建築後門,赤井抬起頭,看了眼灰濛濛的天空。快要下雨了,他想,若動作快些的話也許能在第一滴雨降下來前離開這兒。

戴上手套,他推開了陳舊而厚重的金屬門板。

後門通向的是餐廳的廚房,也是那場理應讓安室透連同降谷零和波本一塊死在裡頭的氣爆發生地點。裡頭漆黑一片,外頭陰暗的天色沒法當作照明,而「意外」發生過後這兒也當然無法供電。赤井只得從口袋裡撈出手電筒,藉著微弱的光源一處一處地細細察看起來。

大理石料理台上是七零八落的碗盤碎片,鐵製大盆和刀具在牆邊被炸得變形,幾只鐵架子歪歪斜斜地倒在地面。顯然事發後至今還沒有人來整理過這兒。

是被擋著不能整理,還是壓根沒有必要整理?

赤井秀一在廚房裡又轉了幾圈,在心中計算爆炸前每一樣物品置於何處。通常來說打烊後的廚房應該將每一樣物品都收進櫃子裡、或者相同類型的工具全部置於一處,可一通計算下來這間廚房卻並非如此。

碗盤和用具如同被廢棄一般四散於各處,似乎這裡的員工早已曉得這兒在隔日就會發生一場讓餐廳停業的爆炸,打烊後也自然沒有收拾的必要。

員工、至少這兒的高層知道這件事,可降谷零知道嗎?

不可能沒有心理準備,在這場爆炸前降谷就已經遇過一次意圖殺害他的算計,之後憑降谷零的個性也不可能不對那次襲擊他的人展開調查。無論如何降谷都會知道些什麼。

那麼降谷他是帶著怎樣的想法走進這間已經設好圈套、就等著人踏上陷阱的餐廳裡的?他是帶著怎樣的心情去面對那排山倒海而來、為了除掉他無所不用其極的惡意?他又是為何明知道有人要殺了自己,卻依然決定赴會?

無數的疑問在腦海中盤旋,赤井知道自己能夠將此處事發前的狀態推測出來,卻無從推理起事發前降谷零所想的究竟為何。

他只知道,從那時候開始,又或者在那之前,降谷零就已經深陷在連他都難以想像的危險中。

穿過被爆炸衝擊得變形的門框,踩過斷裂在地的門板,接著赤井走進原屬於客人用餐區域的空間裡。與廚房相同,這兒的擺設也被炸得零零落落破碎不堪,離廚房近些的木造桌椅悽慘地成了好幾塊殘片,遠些的雖然不至於解體,卻也傷痕累累。

這部分赤井倒是早已曉得。

新聞報導中曝光的全是用餐區的照片,這場「氣爆」本就有意為之,能夠開放媒體進行報導的區域自然有所限制,並不「自然」的廚房區不該被曝光。

調查至此,某種推測已經在腦海裡逐漸成形,剩下的只有找到關鍵的證據,驗證自己的推理究竟是不是正確的。若是正確無誤,那麼……

赤井秀一蹙起眉,他知道再調查下去,危及的就不只是他個人的安危了。

嗡──

手機在這時震動了起來,他從口袋裡撈出手機,來電者顯示著江戶川柯南。這代表著男孩那兒的調查也有所進展吧,赤井想,很快的接通了電話:「怎麼了?」

「赤井先生,我找到了有關那間西餐廳的一些資料。我想這對你應該會有用處,所以就趕快打來了。」另一頭江戶川的語速極快,急急地說明了打來電話的原因。

「你說。」

「那間西餐廳在幾年前還挺受歡迎的,網路上也找得到一些報導。裡面提到餐廳的主人──甚至還有個人照,他是個退休……」江戶川的聲音在電話另一頭頓了頓,「退休警官。」

果然嗎。

江戶川還在繼續說:「我用學校作業的名義去向高木警官打聽,馬上就得到答案了。說是那間餐廳在警視廳內部也很有名,主人退休前是公安部的人。雖然我不願意這樣想,但赤井先生……您應該懂的。」

赤井嘆了口氣:「聽好了,小朋友。你留在工藤宅邸等我,在我到之前千萬別亂跑。」說完不等江戶川回應便切斷通話。

他們的猜測應該和事實八九不離十。

公安內部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他無從得知,但那裡有一股勢力打算除掉降谷,而且那股勢力大得讓降谷無從反擊,最後只能選擇放棄公安身份、完全成為組織的一份子。

這麼一來一切都解釋得通了。幾個月前自己遇到遍體鱗傷的降谷那次、還有這回降谷主動找上自己時所提出的條件,青年不得不對組織隱瞞他自身的遭遇、又必須隱藏行蹤不讓公安找到,對負傷又孤身一人的降谷來說實在是太沉重的負擔。

「……你真傻。」

赤井秀一再度長嘆,邁出步伐,沿著來路往工藤宅邸走去。

 

跟蹤行動再度開始。

安室看著赤井秀一從一米寬的窄巷裡走出來,步伐比起來時急躁得多。肯定有所斬獲吧,他無奈地想,那群想要殺死自己的人肯定會做好善後工作,可不巧前來調查的是就算如此也能發現什麼蛛絲馬跡的赤井秀一。

那個男人的能力總是令人咬牙切齒地優秀。

該阻止赤井嗎?還是放任他就這麼繼續查下去?安室知道赤井已經距離真相非常接近了,再調查下去即有可能會引火上身──不,那個男人的話應該曉得分寸的。

思及此安室默默地咬牙,決定繼續觀察下去。視線中的赤井沿著來時的路左彎右拐,接著卻往他們居住的安全屋的反方向走去。與此同時赤井的腳步又變得更加快速,似乎正焦急地擔憂著什麼。

幾分鐘過後赤井走進的建築就解釋了這件事。

安室透停下腳步,距離他所在的轉角十公尺左右外正是工藤家擁有的宅邸。赤井秀一沒有按門鈴,而是掏出鑰匙打開門、輕車熟路地走進了那間房子裡。能看見屋中亮著燈,顯然是有人正在裡頭等著赤井。

難不成調查這件事的除了赤井之外,還有……?

嚴肅地抿唇,思考了幾秒後安室透猛然轉過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