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赤安】墜入黑暗(07)

(01+02)(03)(04)(05)

(06)


σDC赤安

σ原作背景/情感+案件向

σ安室闇墮、已知柯南真實身分前提

是的這是篇比陽光還長的長篇......



07.

『就算你不告訴我,接下來我也會繼續調查下去,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對安室說的這一句話,赤井完全是認真的。他不認為查明真相會如安室所說那般,對於安室或者自己、對於現況沒有任何幫助。至少──赤井承認,自己是有想將安室拉回「這一側」的想法的,畢竟降谷零本就是屬於這側的人,而知曉真相能讓他更容易採取行動。

於是隔天赤井秀一再度出發。

目的地依然是那間被炸得面目全非的餐廳,上一回自己因為接到江戶川的電話而匆匆離開,沒能將整個現場仔細地再觀察一遍,這次赤井則打算好好地看個清楚。

找了個停車場將車停好,接著他熟門熟路地沿著上次的路線前往那棟建築。安室就是在這條街上「看見」自己的吧,赤井想,美其名是看見、事實上則是跟蹤。那名青年確實擅長跟蹤,讓自己當時完全沒能察覺,直到安室開口他才知道這件事。

這次前來,安室還會跟蹤自己嗎?

赤井並不認為安室會再跟上來,就算跟上來也毫無意義──安室透已經能預料到他的行動,他知道安室肯定能推測出自己會再度前往現場。

不,根本不需要推測。依安室對自己的了解,這根本不是需要推測才能知道的事情。

在心中嘆氣,赤井彎進那條通往餐廳後門的防火巷。

狹窄的巷弄內鮮有陽光,沿著陰暗而潮濕的路往前走去,不出兩分鐘就能看見那扇老舊的金屬後門。它與上一次前來時相比並沒有異樣,然而赤井卻將手伸進外套裡,確認性質地摸了摸預先藏在內袋裏頭的手槍。

與其說是沒有異狀,不如說是刻意被保持了原樣吧。他自嘲地微笑,將鐵門推開,刺耳的咯吱聲隨之響起。

廚房內沒有人,僅有些微光線打在一片凌亂的室內。赤井向前踏了一步便有許多細小灰塵跟著飄散,他自然無暇去注意它們,緊接著便踏出了第二步、第三步。他踩進那片混亂當中,仔仔細細地觀察起四周。

安室的不配合讓調查變得十分困難,赤井需要更多物證讓他的推理脈絡更加明晰,就算是平常看來微不足道的小東西也行。

大體來說他認為自己前一次的推測並沒有問題,這場氣爆是在主人有所準備的情況下刻意使它發生,意圖讓降谷零命喪於此。而江戶川所提供的資訊更佐證了這點,主使人應該來自自己觸及不到的巨大體系內。

赤井當然沒有自信自己能在這種情況下找到「兇手」,但至少,他想,至少自己能夠藉由調查此事來作為突破口,從中找出能將安室拉回自己這側的方法。

他又向前踏了一步,同時視線轉向通往外部用餐區的門。從進入室內以來他便注意到了那兒的異狀,只是拖了會赤井才終於認為是時候該去看看──原本扭曲變形、滿是塵埃的門框上出現了一條清晰異常、被人抹過的痕跡。

看來還很新,也許製造出它的人還未離這兒。也就是說有人在用餐區,理所當然也聽見了自己方才進入廚房、拉開鐵門時所發出的尖銳聲響。

至於那個人為什麼遲遲沒有現身,那就是見到對方之後才會曉得的解答了。

穿過門框走進用餐區只需要幾秒鐘,赤井秀一單手探進外套內袋按住手槍,接著快速地朝那兒走了過去。

意料之中的人出現在視野之中。

一身西裝的男人站在用餐區的正中央,看見赤井秀一出現,先是意外地睜大眼、緊接著卻又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男子看了眼倒在身旁的木椅,接著開口:「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您,赤井秀一先生。」

赤井蹙眉:「我知道你,風見裕也。你在這裡查什麼?」

「這可不是您能知道的範圍──您應該曉得工作內容本來就不是能隨便說出去的。」風見答道,指了指赤井身後的廚房,「只能說我是來調查這場氣爆的發生原因的,這是我們的職責,希望聯邦調查局不要連這種小事都想插手。」

「既然我出現在這裡,就別再想著要瞞過我了。」出乎意料地,赤井發現自己現在對於風見裕也試圖迴避話題的回應異常焦躁。他想了想,又補上一句:「就是你們殺了降谷零的嗎?」

「您這樣問是什麼意思?」不是肯定也並非否定。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赤井提起腳跟、鞋尖在地面輕敲兩下,「問殺了『降谷零』的兇手是不是你們?如果動刀動槍都殺不了,用炸藥總炸得死,對吧。」

「赤井先生,這……」

風見似乎想說些什麼,他張口,幾秒過後卻又再度閉上。接著男人又再度看向橫在他身旁那把破爛不堪的椅子,雙手緊握成拳、眼裡盡是猶豫與痛苦,連帶著就連他身穿西裝的身姿似乎也蒼老了幾分。

在沉默持續將近一分鐘後風見才輕聲開口,這回他的語氣小心翼翼、帶上幾分希冀:「您見過降谷先生了,是嗎?」

「是。」

「他的傷……沒事了嗎?」

「沒事。」還能拿槍指著我呢,赤井想。

風見自然不曉得赤井和安室見面的實際情況,在聽見赤井的回應的那瞬間他像是鬆了口氣般完全放鬆下來,隨即才又回到方才不苟言笑的嚴肅模樣。他低下頭思索了幾秒,接著與赤井秀一對視,赫然已是下定了決心的表情。

「赤井先生,」風見緩慢地說,「這是『風見裕也個人的立場』,雖然並不是我的身分該說出的話,但是──那一位接下來只能麻煩您多多關照了。畢竟他比我們任何人都要認真、也更加優秀,卻也比任何人都更喜歡勉強自己。」

在赤井腦海裡閃過的是自己偶然在深夜裡醒來,安室倚在床邊還在操作筆記型電腦的表情。來自螢幕的冷光打在安室那張有些疲倦的臉上,他想起當時一瞬間冒出了把直接電腦闔上、拖著安室一起睡的想法。也許當時應該付諸實行才對。

赤井笑了:「那是當然。」

 

江戶川柯南蹲在餐廳大門邊,耳機裡夾著雜音傳來的是風見裕也與赤井秀一的對話聲。雖然博士的試作品音質並不怎麼好,卻也足夠他聽清楚兩人的談話內容。

他說了謊。

在答應赤井秀一不再插手後,他卻又繼續行動。知道自己不再能從赤井那兒得到情報,於是江戶川柯南在隔天前往事發的餐廳,決定自行調查現場。而就在那而他看見了正巧要從防火巷走後門繞進餐廳的風見裕也,於是便偷偷將竊聽器掛在風見身上。

原想著在竊聽器被發現前能聽多少情報就聽多少,沒想到半小時後聽見的卻是風見和之後出現的赤井對話。

從兩人的交談中他能得知降谷零依然活著,並且和赤井有所聯繫。(事實上他之前就是這麼猜測的,這回則是證實了他的猜測無誤。)赤井正在繼續調查,所以才回到現場,至於風見來到此處的動機目前未知。

而風見對於赤井「是你們殺了降谷零嗎」的質問避而不答,以及之後他以「風見裕也的個人立場」與赤井對話,已經幾乎能確定要殺降谷的人來自哪裡。

即使如此,還是有人不想放棄降谷零。

赤井秀一、風見裕也、還有──

江戶川柯南,不,工藤新一回頭看向餐廳緊閉的大門,無奈地自語,「抱歉了赤井先生,作為偵探,怎麼可能在知道真相之後就放著不管⋯⋯」

「那跟殺人沒有什麼兩樣啊。」


评论
热度 ( 53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