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赤安】墜入黑暗(14)

σDC赤安

σ原作背景/情感+案件向

σ安室闇墮、已知柯南真實身分前提


(01+02)(03)(04)(05)

(06)(07)(08)(09)(10)

(11)(12)(13)




14.

「會要我特別和你見面,看來是非常重要的任務了。」

赤井坐進停在路旁的轎車裡,詹姆斯正在駕駛座等著他,手裡拿著一只牛皮紙袋向他點頭:「沒有被竊聽吧?你這陣子看起來又把自己牽扯進什麼麻煩的事裡了。」

「不算麻煩,」赤井搖頭,「不如說我還挺樂在其中的。」

「是嗎,那就好。」詹姆斯微笑,先前的對話顯然對他來說只是開場白,接著就是進入正題的時間了。將紙袋遞給赤井,接著詹姆斯又繼續說下去,「這裡面的資料等你回到平常的工作地點再打開來看,能夠給你的所有情報都在裡頭了。」

赤井看了眼手中的紙袋,封口已經預先被黏死、甚至貼上了封條,顯然是十分重要的情報。看來電話裡詹姆斯說這回的任務關乎能否擊破組織不是信口開河。

「這個任務究竟是……」他斟酌了幾秒,讓自己表現得不像早上才剛把組織裡的波本送出門執行任務,「出了什麼事?組織有動作了?」

詹姆斯則看向窗外:「有消息指出最近組織會有場大型交易,而且不只幹部、連組織的BOSS也會出席那場交易。」

「所以你才會說是關乎擊破組織的任務。」

赤井用了肯定句,他的眼神驀地深沉下來,詹姆斯帶來的消息對任何正在追捕組織的特務來說都是好消息。已經太多人在這場充滿算計的追逐戰裡殞命,如今終於有了能夠一舉將它擊破的契機,他們絕對不能放過。

無論自己現今處於什麼境況,都必須投入這個任務之中。這才是赤井秀一,聯邦調查局的王牌狙擊手赤井秀一。

 

該說是幸運嗎?現在安室離開了安全屋,短時間內似乎也沒有要回來的意思,這讓赤井回到屋裡後能夠立即展開作業,而不需要顧忌安室的存在。

赤井秀一在桌前將從紙袋裡拿出的資料一字攤開,數張大小不同的照片與文件構成了所有詹姆斯能交與他的情報。其中幾份文件赤井能認出那是自己也曾做過的、在組織臥底的定期報告書,想來是在自己的身分被發現而不得不退出後新進的探員所寫。

照片則是那幾名臥底傳回給聯邦調查局的,多是偷拍組織的交易對象、又或者是他們經手過的資料。

在那之中一張照片很快地引起赤井的注意──畫面裡是張紙條,明顯紙張是從不知哪兒的記事本裡手撕下來、紙上的筆劃也十分潦草。內容並非是字,而是一串由樂譜構成、並不完整的暗號,不需要仔細看就能發現許多音符少了線或圓點,這麼一來根本無法解讀。

赤井的視線又在那上頭停留了幾秒。

紙上沒有任何塗改痕跡,顯然是一開始落筆時就已經計畫好留下這串殘缺不全的暗號。是誰留下的?又是打算留給誰?怎麼被其他人看見拍下來的?

赤井蹙起眉,轉頭將放在一旁的報告書翻出來,花了一會工夫才找出提及這串暗號的文件。然而文件內容卻只是讓他將眉頭皺得更緊,裡頭關於那張紙條的資訊全都描述得模糊不清,這可說幾乎等同於沒有。

唯一清楚的只有那名臥底在給某場交易清理善後時,在地上看見了那張紙條。可參與那場交易的無論是對象或者負責幹部全都保密,讓他連推論出是誰留下的都難。

──這麼一來反倒令人更加在意了啊。

目前沒有任何線索,那麼就只能等待未來出現什麼轉機,他想那串暗號出現在那兒必定有什麼意義在。赤井嘆了口氣,拿出標籤紙在那照片上貼上一張,用以方便自己在未來需要它的時候能輕鬆找出來。接著就得看看別的資料了。

詹姆斯交給他的情報量並不小,等到赤井將它們全都閱讀過一遍、再好好消化後時間已經不知不覺來到半夜。

……只要安室不在,自己還真會連晚餐都忘記啊。

赤井苦笑,看向廚房裡的冰箱。他也不記得上一次採買食材是什麼時候了,自從安室不回來過夜後他也鮮少下廚,三餐幾乎全是外賣或用麵包泡麵隨便解決。仔細想想今晨的早餐似乎還是這兩週以來自己第一次在安全屋裡好好吃一頓。

現在也只得找點即食食品湊合著了。

他起身往廚房走,安室透早晨站在那兒料理早餐的背影驀地浮現在腦海中。明明還是同一天發生的事,現在他卻無比想念那樣的景象--那樣和平而安穩、幾乎要讓人忘卻兩人身分的、再普通不過的日常生活。

說來也諷刺,赤井苦笑著想,自己打從前往美國留學後就再也沒體會過家裡有著另一個人的生活,卻沒想到如今是安室給了他這樣令人眷戀的溫度。若能永遠不要冷卻那該多好。

這麼想的同時他也知道繼續下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安室透的意思再明確不過,那名青年已經完全成為組織的人,就算他想要把安室拉回「這一側」,安室自己沒有那個意願的話這一切也只會是徒勞無功。

他只能在執行任務的同時繼續嘗試。

明明就快要來不及了,赤井秀一痛苦地咬牙。方才閱讀過的情報和詹姆斯途中傳來的訊息在腦中盤旋不去,他必須承認這回交易的確是他們擊破組織的大好時機,像這樣組織裡的BOSS與幹部們同時出席的機會很難會有第二次。

就連FBI在組織其中一名連代號都還沒擁有的臥底都被動員去幫忙,詹姆斯的訊息便是在說這件事。三天後這些被徵召的底層成員們將會有一次集會,而屆時組織的幹部也會現身,親自向他們說明各自的工作崗位。

赤井那日的工作則是透過臥底成員身上的監聽器聽取情報。「曾經在組織臥底過、甚至獲得代號的你,應該能聽出比我們更多的情報。」這是來自詹姆斯的原話。

他自然會全力去做,那是他的工作、他的職責、他長年的願望,可一想到波本當然會出席這場關乎組織存亡的交易,胸口就免不了疼痛。

在那之前,自己能夠將安室透拉回象徵善的這一側嗎?

明明仍是公安時付出那樣多的心血在蒐集組織相關的情報,明明為了不讓對付組織的戰力減少而連對他赤井秀一的殺意也都放棄,最後卻要在這場與組織的最後一戰裡犧牲嗎?

那絕對不是赤井秀一所樂見的景況。

他蹙緊眉從櫃裡拿出一只白瓷盤,再將烤麵包機接上電源。總之先吃點東西、等用過餐之後再去熬夜重讀一次資料吧,赤井想,也許能從裡頭發現什麼突破口也說不定。在這之前他得先給自己泡一壺咖啡、再順便煎顆荷包蛋。

「蛋……應該還有吧。」早上安室用了兩顆,也不曉得冰箱裡剩下多少了。赤井一面思考著一面在玻璃壺裡加滿熱水、再倒入速溶咖啡粉。

等待咖啡溶開的時間,赤井秀一轉身去將冰箱門拉開。接著他卻面對著眼前的景象足足愣了十秒鐘──裡頭被放進了一只鐵鍋,鍋子上方還貼有一張便利貼。不用看內容他就知道是誰留下的了,安室透,會這麼做的除了安室別無他人。

『別再叫外賣了,偶爾也吃點有營養的東西吧,生活白癡。』

一如既往的毒舌內容,卻讓赤井不由得鼻頭一酸。你在擔心我嗎?明明自己處於關乎生死的危機之下,卻還是掛念著我嗎?

眼底又浮現了安室透在廚房裡忙活的景象。原來早上青年在準備的不只早餐,安室早就曉得他不會好好吃飯,於是又先準備了一鍋料理留在冰箱裡。下一次見到安室時就算開口問了,得到的也肯定是「你替我吹頭髮的回禮」之類的答案,可赤井知道事實上不是那樣,這種程度的小小謊言他還是有辦法看破的。

他伸出手,將被冰得發涼的紙條從鍋上拾起,再小心翼翼地收進口袋裡。

「真的在乎的話,就留在我身邊啊──」


--tbc.

评论 ( 3 )
热度 ( 48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