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赤安】墜入黑暗(15)

σDC赤安

σ原作背景/情感+案件向

σ安室闇墮、已知柯南真實身分前提


(01+02)(03)(04)(05)

(06)(07)(08)(09)(10)

(11)(12)(13)(14)




15.

三天後。

赤井秀一坐在筆記型電腦前,螢幕中顯示的是已經連接上通訊器另一端的圖示。他戴上耳機,屬於那名臥底探員的腳步聲立刻傳入耳中。

接著是拉開鐵門的聲音,混著些許風聲。大約是在某棟廢棄大樓的頂樓,赤井想,那樣才足夠掩人耳目,尤其是像今日這種需要集結一定數量的人時,組織肯定會選擇位於郊區、被荒廢已久的舊大樓樓頂作為集合地點。

在那之後傳入耳裡的就只剩下風聲與那名探員淺淺的呼吸聲。

負責傳達訊息的組織幹部似乎還未到。赤井想了想,決定主動出擊:「大衛,」大衛是那名探員的名字,「聽見我的聲音的話,就停止呼吸三秒。」

耳機傳來的立刻只剩下風聲,赤井滿意地微笑,又繼續發問,「現在那裡加上你總共有多少人?小心點,別讓人發現你在回答我。」

另一端的人沉默了幾秒,接著一連串長短不一、敲擊著通訊器的聲音傳來。摩斯密碼,赤井幾乎是立刻辨識出對方的手法,迅速地解讀出答案。十五人,這場交易對組織來講的重要性已經超出他的預期。

「好,」赤井在心中記下大衛回報的數字,「下一個問題……」

咿──

是鐵門再度被拉開的聲音。赤井吞回正打算問出的話,他聽見皮鞋鞋跟有節奏地敲擊地面、在不遠處停下,然後那人拍了拍手。

『嗯,看來人都到齊了。』

赤井秀一猛然睜大眼。從另一端傳來的男聲熟悉得不能更熟悉,幾天前那聲音的主人仍在他身邊、為自己做了頓難得豐盛的早餐;而幾天後他卻從監聽耳機裡聽見同樣的聲音,少了幾分溫度而多了幾分自信。

『波本。』有其他人喊出了那人的代號。

『哦,你認得我呀。』波本輕輕笑了兩聲,『很可惜,就算這樣我也不會給你任何特殊待遇。今天的我只不過是來給你們傳達命令的人罷了。』

沒有人回應,看來是顧忌著波本在組織裡的身分而沒人敢回應。赤井無奈地笑了下,看來波本在組織中的名聲和自己離開前相同地令人顧忌。不過即使如此波本也會繼續說下去的,那就是他所認識的波本。

果不其然波本像是完全不在意那片沉默般開口:『你們分成三組,對對對,就照你們現在分散站的方式分就好了──左邊中間右邊,這樣一組五個人。站好了吧?現在我來告訴你們三組分別要負責的部分。』

波本的講解十分簡單,作為擁有代號的、組織裡的情報屋,他自然有著能讓人輕易理解卻又不會將重要情報流漏出去的話術。

從頭到尾波本的話裡完全沒有任何集合地點以外的地名,其餘全以方位作為代替,命令更是單純,只需要將從指定方位出現的可疑人物回報給幹部即可。這麼一來這群底層成員們自然也不會曉得交易究竟在哪進行,幹部們卻能藉由他們的回報來判斷該採取何種應對。

可真不愧是波本,想來這名青年也負責了一部分的計畫擬定吧。

很快地波本就將任務迅速交代完,宣布解散。

複數腳步聲交錯響起,讓赤井監聽的探員大衛也不例外。就到此為止吧,赤井想著,將游標移至螢幕上「連線中」的圖樣,準備切斷通訊。

『啊,你,停下。』波本的聲音卻又響了起來。

『我……嗎?』大衛。

『不然你以為我在喊誰呢。』青年的話裡帶著笑意,讓赤井的眼中立刻浮現了安室透那張彷彿人畜無害的溫和笑臉,『稍微留下來一會,琴酒有其他任務交代下來,就讓你去做吧。』

『啊?是、是、好的。』顯然被波本突然叫住也出乎大衛預料,探員的聲音明顯頓了下,不過這種程度的驚訝赤井想波本應該不至於發現大衛的真實身分。

波本的聲音聽來的確也並未察覺,而是自顧自地說了下去:『你也想要得到代號吧?把這任務好好完成,機會挺大的。』

『是很困難的任務嗎?』

『嗯──』波本思考了幾秒,接著是拉開拉鍊與布料的摩擦聲,『這信封給你,任務內容和需要的情報我都放在裡頭了。不過有一點需要你特別注意,如果你今晚沒能讀懂的話,別掙扎、直接聯絡我。聯繫方式信封裡也有。』

『好了,』探員還沒來得及回答,青年轉身走出幾步的聲音就傳來,接著是鐵門被拉開的尖銳聲響。波本的音調在關上門前突然轉低,『加油吧……是你的話,一定辦得到吧。』

 

很快地從波本手裡拿到的信封內容就傳進了赤井的信箱。

那是一套樂譜與兩張男人的肖像照片──樂譜?赤井秀一蹙起眉,這讓他聯想到三天前那張同樣由樂譜構成、卻明顯有所缺損的紙條。看來像是同樣系統的暗號,難道那張紙條出自安室之手嗎?他想著,總不可能只是巧合。

他又想起波本離開前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你的話,一定辦得到吧──那一瞬間他幾乎產生了安室正在向自己說話的錯覺。

明明那名探員在此之前與波本從未有過交集、也不知道大衛的能力如何,又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難道是作為組織情報屋的身分讓波本透過別的管道對大衛有所了解?雖然也不是沒有這樣的可能性,可依照自己對安室的了解,赤井並不覺得是如此。

「……算了,做事吧。」

畢竟再怎麼想也不可能得出答案。

赤井秀一點開樂譜的第一頁,他當然看得懂五線譜,不過他認為暗號本身與樂譜的曲子並無任何關係。構成這份樂譜的音符種類單純,比起演奏樂曲更像是某種暗號,而且是十分廣為人知、總令人覺得熟悉的暗號……又是摩斯密碼?

赤井有些意外地笑出聲來,大衛這是被被小看了吧。雖然對一般人來說有些難度,可對像赤井秀一這類人來說,這份文件幾乎等同於沒有使用暗號而直接寫出了情報。

他準備立即著手將內容轉換出來。

「你沒聽見我進門的聲音嗎?工作得這麼毫無防備啊。」

青年的聲音驀地在身後響起。

沒有任何預警,赤井甚至沒有聽見大門被拉開的聲音。難道是自己剛才太過專心嗎?下一秒他便否決了這樣的想法,就算再專注也不可能連這都沒能察覺,那就是進門時安室刻意將音量壓至最小、也消去了腳步聲,才讓他沒能發現安室的存在。

「都故意想隱藏行跡了,是要我怎麼聽見哪。」他苦笑,手裡動作沒停,將畫面給切回一片空白的桌面。

安室也沒有要否認的意思,只是聳聳肩:「那就代表你能力不足。還有,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赤井秀一闔上電腦,站起身時嘴角已經高高地彎起,滿是笑意,「要一起吃晚餐嗎?你前幾天留下來的燉肉已經沒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