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赤安】成名在望(01)

  • 名偵探柯南衍生,赤井秀一×安室透

  • 藝能AU,新科影帝╳普通演員

  • 題名取自五月天《成名在望》

  • 老樣子長篇會集結成書,網路不會放出實體書加筆

  • 必定會有漫畫本篇最新連載捏他

  • OK????↓




01.

 

──你知道安室透嗎?

如果你拿這個問題去外頭做隨機街訪,十個人裡大約會有九個人給你肯定的答案。然而當你要他們再更加詳細地敘述安室透這個人的話,卻幾乎沒有人能確切地說出他的特色。

「啊、那個演過──演過什麼來著?太多啦,實在是沒印象了。」

是的,就是類似這樣的回答。

 

「降谷先生,您真的不願意接這部劇嗎?」

風見裕也有些困擾地看著背對著自己、正坐在化妝台前細細調整鬢角的青年,明明有著一張放眼演藝圈也絕對能排得上前十的臉,能力也絕不輸給同期的任何演員,這個人卻在進入演藝圈後的十年間未曾有過足以將他推上頂端的代表作。

說是降谷機運不好……也或許有那一些成分在,但追根究底果然還是降谷的個性問題。

例如現在,降谷零有些不悅地瞇起眼:「我說過了吧風見,別拿那種只需要臉的東西給我。那劇組需要的不是『演員』,而是『偶像』。」

「可是降谷先生……」風見還想試圖多說些什麼。

「好了。」降谷站起身,讓塑膠椅腳刮過地板的聲音打斷風見正要吐出口的下半句。取而代之的則是降谷興味盎然的笑臉,他抬起手、朝風見輕巧地招了招,「給我那本前陣子工藤先生送來的劇本,我知道你偷偷收起來了。」

「……是。」

風見裕也只得認命地轉過身,去置物櫃裡取降谷所說的那本本子。

工藤優作的推理作品一直以來都頗受好評,若是其他演員接到這部連續劇的邀約恐怕都會興奮不已­、立刻接下工作吧。可風見卻不希望如此,降谷零,應該說「安室透」至今仍未有過擔綱主角的經歷,作為經紀人的風見自然希望安室透的下一部作品能作為主角登場。

既然如此,邀請安室透出演配角、主角又是傳說中的「那個人」,這樣的一部劇自然不是風見裕也所希望安室接下的──正因他是「降谷零」的經紀人,所以更加確信只要讀過這回工藤優作送來的劇本,就肯定說什麼也要接下這部戲。

只是如今已經被降谷發現,那麼風見也只能誠實地將自己擅自收起來的劇本交給降谷。

果不其然降谷只翻了其中幾頁便將劇本合起:「這份工作,我接。」

「降谷先生,您知道飾演主角的演員是……」

「我知道。」降谷瞇起眼,指尖緩慢而輕巧地滑過本子邊緣,「今年剛出爐的新科影帝,現在人氣正高的赤井秀一。能和這種人同台競爭的機會可不多見──風見,你在怕什麼?」

「不……沒什麼。」

「那就去聯絡工藤先生吧。」降谷的視線在說話時依然停留在劇本上頭,他聽見風見低低地說了聲「是」後便關上門離開了休息間,想來是去給工藤優作回覆了吧。無奈地勾起嘴角,降谷無聲地嘆了口氣,他當然知道風見裕也在考慮些什麼,可身在這一行無論如何他都有自己無法妥協的理念。

工藤優作的文字還深刻地留在眼底。那確實是本精彩、甚至出色得過頭的劇本,只是相對地,這對出演該劇的演員們的演技也十分要求,決不是什麼靠著臉和人氣就能將不足之處敷衍過去的內容。所以這一次本子才會遞到自己眼前啊,降谷微笑。

他並不在乎自己在外界的人氣高低,在目前收入能夠維持一定水準的生活的狀況下,降谷寧可去接些難度高卻不怎麼能提高知名度的角色,也不願妥協去出演那些他認為並不是真的需要「演員」的劇本。

這回工藤優作的劇本也是如此。

作為著名劇本家首次同時身兼導演、又從電影跨足電視連續劇的第一部作品,各方面來說這部作品的實驗性質都十分地高,因此對工藤優作來說一群能夠迎戰高挑戰性的團隊成員便是絕對不可或缺的──更何況工藤的劇本在演員圈內本就是有名的高難度,找上安室透的確不是什麼令人訝異的事情。

降谷低頭又看了眼被自己闔上的劇本,「赤井秀一嗎。」他喃喃唸道,現在到處都能聽見人提到那名新科影帝的名字。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的存在引起了他對這份工作一點額外的、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期待。

 

半個月後,經由風見送到降谷手上的是出演這部電視劇的成員名單和預定行程表。當然不只降谷,所有參與人員都收到了一份。

風見裕也前腳剛走,還沒來得及翻開那用釘書針釘成薄薄一本的黑白冊子,降谷的私人手機便突然響了兩聲。

降谷零作風謹慎,把手機號碼拆成了工作用和私人用兩支,而區分方式很簡單──只知道「安室透」一律歸在工作用,曉得「降谷零」這個名字的才會拿到他私人用的號碼和那只手機裡的通訊軟體帳號。

順手將名單放到一邊,降谷將手機螢幕解鎖,兩張照片就跳進了他的眼裡,一張是不曉得哪間屋子裡的廚房,洗手槽上方的櫥櫃敞開著、左方被發來訊息的人大大地畫了個紅圈。下方則附上一段訊息:你的咖啡放在這啦,還不快點感謝我。

降谷失笑,向下滑到第二張照片。可以看出是臨時起意、趕忙著拍下來的,畫面因為手機的晃動而有些模糊。場景也是在室內,看著裝潢風格大約和前一張裡的廚房是同一間屋子,只是換到了走廊上,一名男人背對著鏡頭、似乎正準備轉進走廊盡頭其中一扇門裡,而降谷在幾秒鐘內認出那人就是他接下來新戲的第一男主角。

你看我在這裡遇到誰了!發來照片的人寫道。

沒有多想,降谷很快地輸入了回應,送出。

『你就這樣把咖啡放到別人家櫥櫃裡?』

幾秒後降谷的手機瘋狂地震動起來,另一端方才傳來訊息的人顯然懶得打字回應,而是乾脆打了電話過來。

降谷想了想,將手機切成了免提模式、接起了電話:「忙完了?我還以為你得加班到大半夜呢。」

「這兩天的進度意外的快啊。」說是這麼說,對方的聲音裡還是透著股濃濃的疲倦,「聽說之前的道具組連續清醒時間都是四十八小時起跳,我這才剛過三十小時呢。」

「那你還有力氣打電話給我?」降谷失笑,開始思考該怎麼把對方趕回家裡去補眠。他也聽過工藤優作對場景和道具的要求,尤其在推理劇裡每個場景細節都與劇情密不可分,更是一點差錯都不能夠有,道具組的成員們的工作量與精神負擔自然也不會小。思及此降谷又補上了一個問題:「你該不會還在片場吧?」

「哪可能。」電話另一端的人很快地否認,「剛忙完到家,在廚房抽菸呢。」說著降谷也聽出對方講話時後頭那有些擾人的雜音原來是為了清除菸味而被開啟的抽油煙機運轉聲。

都說到這個份上,降谷也曉得那人是掛斷電話就打算去睡,畢竟是七八年的老朋友了,對彼此有什麼老習慣早已一清二楚。於是他翻開被扔在一旁的冊子,話鋒一轉:「欸,說起來松田你怎麼會在片場看到赤井秀一?開拍是下週才對吧。」他可沒忘記自己和赤井的對手戲被工藤優作豪邁地排在第一天的第一場,若不是早就聽聞工藤的為人,他簡直要以為那位導演兼劇本想拿自己和赤井來個殺雞儆猴。

松田當然不曉得降谷的大腦裡一瞬間轉過多少思緒,乾脆地給了降谷解答:「哎,聽說那個赤井和工藤一家原來是舊識,好像是來找工藤導演順便提前熟悉片場的。」

「這我可沒聽說過。」降谷蹙起眉。

另一頭的松田沒察覺降谷的情緒變化,兀自得意地哼笑,「這回可算我贏了吧。」

身在演藝圈無論身分是什麼,總會有各種真假摻半的流言蜚語時不時傳進耳裡,而相互較勁去驗證這些傳言和挖掘藏在下頭的真相就成了他和松田這些年來養成的小小興趣。當然,他們也從未想過要利用得到的情報做些什麼,最多也就是不讓自己太容易得罪人。

降谷也跟著笑,姑且先將方才令人在意的情報擺在一旁,今天和松田較量的勝利他可是勢在必得:「不過我聽說你上禮拜打麻將輸到全身只剩一條內褲,脫長褲的時候還剛好被進休息室拿東西的佐藤小姐撞見。」

「……你贏了。」

 

所有成員都收到了名單和行程表,這自然意味著降谷和松田在電話中所提的赤井秀一手裡也有一份。與其他人稍微不同的則是他並非經由經紀人送到各個演員面前,而是直接從工藤優作那兒親手接過。

赤井坐在轎車後座,翻開剛從工藤優作那兒拿到的冊子,目錄之後緊接著便是所有此次參與演出的演員和工作人員名單。

自己的名字下方是大大的「安室透」三個字,隨著行駛中的車身上下晃動。他瞇起眼,這讓在前座負責駕駛的卡邁爾無法透過後視鏡看清他的表情,只能向他發問:「赤井先生?您剛才不是在工藤導演那裡把整本都看完了嗎?」

「啊啊。」

半點也稱不上回應的回應。接著赤井就沒再去理會卡邁爾那幾聲欲言又止的單音,他曉得這個年輕的事務員對他滿腹疑惑,可他一向不喜歡作太多無謂的解答,更何況現在他也尚未摸清自己看著這個名字時湧起的情緒究竟是什麼。

手指輕輕在那排姓名上頭撫過,雖然這回安室擔綱的並非主角,可看過劇本的都曉得安室的角色戲份雖不比主角、可與自己的每一場對手戲都關鍵至極──這也意味著,工藤優作這部戲的成敗幾乎是全看在兩人的實力了。

赤井秀一闔上紙冊,安室透那張好看卻總是低調的臉在腦海中浮現。沒想到接下來自己好長一段時間需要面對面的「對手」會是安室,他想。不,正確來說赤井想過,可沒想到這樣的合作會來得快而令人措手不及。

「赤井先生不擔心這次的工作嗎?」車停了下來,等綠燈亮起時卡邁爾突然問道。

抬起頭,臉上依舊寫滿不解的卡邁爾也正透過後視鏡看向自己,於是赤井揚起眉,示意這名資歷尚淺的事務員繼續說。

卡邁爾考慮了幾秒才開口:「當然,我相信赤井先生這次也能出色的發揮演技的,而且這次的成員也幾乎都是實力很強的演員。但是那個……赤井先生是怎麼看安室透這個人的?」

「怎麼看?」

「呃、您看劇組裡最年輕的工藤新一去年不也拿了個最佳新人嗎?但是安室透他……」卡邁爾猶豫地頓了頓,「他好像不怎麼被人記得啊。」

赤井秀一驀地沉下臉。

「卡邁爾,這種話是不能說的。」赤井說,「外面的人怎麼說都隨他們去,但你也算圈內人了,說這話只會顯得你沒有眼力。」

「赤井先生,您這是什麼──」

「好了。」他乾脆地打斷對方,抬起手比了比前方在方才那幾句話間轉綠的號誌燈,「卡邁爾,開車吧。」

有些困擾地揉揉眉心,赤井總算是勉強把卡在心口的那口氣給嚥下去。明明知道卡邁爾只要看過一次安室的現場演出之後就不可能會再做出那樣的發言,自己方才卻沒能忍出而開口多說了些對誰都毫無益處的話。

必須更理性些才行,他看著窗外飛馳而過的夜景略帶煩躁地想道,雖然他知道那一時失控也是沒辦法的事。

畢竟沒有人會比他赤井秀一更了解安室透的真正實力。


--tbc.

评论 ( 7 )
热度 ( 54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