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アルロスアル】盡頭(戰勇。WEB版三章22話衍生)

有時候阿魯巴覺得這個世界看他一定相當不順眼,否則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他開那些一點也不好笑的無聊玩笑。

例如說被選上成為勇者候補什麼的,碰上的搭檔除了惡整自己沒別的娛樂什麼的,莫名其妙就遇上幼女魔王什麼的。總是因為種種奇怪原因被扔進監牢導致每個人都認為他平常穿的應該是囚犯服也是,阿魯巴覺得這些簡直是莫名其妙。啊、其實羅斯到頭來根本就是克萊爾西昂也是,自己得到奇怪的魔力製造君成了所謂魔王勇者也是。

雖然那都還在他的忍受範圍之內,至少比肋骨裂開好多了啊他想。

沒想到又被開了個奇怪至極的玩笑,這是阿魯巴現下唯一的想法。

咦欸--?羅斯?呃、西昂?克萊爾西昂?

不管哪個名字都一樣,總之事實就是那些名字的主人正滿身是血地半躺在自己面前。黑髮青年低垂著頭讓他看不見對方完整的表情,只有說話的瞬間嘴角勾起的笑特別明顯。

羅斯,不,克萊爾西昂的魔力完全消失了。就連生命也正以驚人的速度流失著。

「……羅斯?」

到頭來他也只能扯著嗓子喊對方的名字,腦裡一片空白,根本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心臟鼓譟的程度已經遠遠大過於肋骨龜裂的疼痛,乾澀的眼角甚至連一滴淚也擠不出來。

總之要救他,要救羅斯。他想。

無論如何也要讓重要的人活下去,然後再度展開笑容。

阿魯巴蹲了下來,開始調動體內的魔力往搭在羅斯心臟處的手心集中。他不曉得自己的極限在哪裡,也不打算曉得,『能救羅斯的話耗盡也無所謂』。

胸口被植入魔力製造君的地方在隱隱作痛,不是那種普通的疼痛,阿魯巴感覺自己的整個胸腔像從內部被撕裂一樣。全身也抖個不停,力氣開始流失,最後他無力地倒下、伏在羅斯的身上再也無法起身。

恍惚之間他似乎聽見羅斯說了什麼,但游離的神智已經令他聽不清對方所說的內容。

掌心的另一側傳來平穩的鼓動,他笑了,緩緩地閉上了眼。



END。



#雜談:


三章22話的補刀TUT

停在那裏實在太虐,被虐得遍體麟傷啊TUT(然後還是來虐了自己

评论 ( 2 )
热度 ( 4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