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利艾】Starlight Parade "#02"


時間が止まったようなあの夜も

笑ってた君はもうここにはいないんだね

 



青年騎上了自行車。

一人一車的身影在瀰漫著無數光點的夜晚街道上飛馳,連帶自水窪裡濺起的雨水與微光相互輝映著,在他眼前鋪展成一條彷若星河的路。

似乎有什麼人正替他指引方向。自艾倫騎著車前進後那些飄浮在空中的光便開始匯聚,在他經過或者將要經過的路上編織成一條亮麗地毯。或許青年永遠不會曉得,在這漆黑一片的城市裡只有他的身周才有光芒。

其實艾倫也並不曉得自己踩著自行車究竟在追逐著什麼。

只是很本能地認為佈滿了整片視野的米白色光點會為自己指出正確的道路,而那條道路或許是通往某個不存在在記憶中自己卻曾經到過的世界。而在那個也許閃亮得不可思議的世界裡,他就能見到那連長相都被隱去的人。

沒有原因,青年只是純粹地這麼認為、並且深信著。

隱隱約約地艾倫想他似乎曉得那片光芒裡的人。模糊的記憶裡存留著在自己是個高中學生時他與那人相遇,好像也是在個清冷的雨夜裡。

並不清楚的印象像是把鑰匙喀嚓一聲將上了鎖的記憶打開,青年發覺腦海裡的畫面驀地清晰了起來。於是一幕幕夾雜著甜蜜與苦澀的故事在眼底鬧騰著上演,電影般不快卻也不慢地順著時序流暢地播放出來。

那是個對他來說十分重要的男人。

他們初遇的日子裡名為艾倫的高中男孩騎著單車在深夜的巷道裡馳騁,越發清楚的畫面裡青年想起那時的少年身旁也漂浮著淡白而漂亮的光。

少年的記憶裡甚至同樣有個身影模糊卻十分重要的男人。真奇怪,他想,他是艾倫‧耶格爾、而記憶裡的大男孩也是。分明在自己在高中時代不曾經歷過的過去竟歷歷在目,而且真實、真實得令他除了相信別無選擇。

少年也是他麼?似乎是、似乎不是。

眼底的畫面仍在繼續。

艾倫看見少年沿著發光的路前行,他曉得在遙遠的地方那名男人正在等待。最後少年到達了男人所在的路口,停下車,理所當然地相遇。無數的星光旋轉著降落在兩人身邊,曾經聽過的樂曲從無垠的夜空中輕快地響起。

──啊、似乎想起來了。

冰涼夜風掠過青年的髮絲,艾倫瞇上眼輕輕勾起嘴角。然後他啟口,雙唇緩慢地一張一闔將噙在嘴裡的音節萬分虔誠地吐出。那是男人的名字。

「利威爾。」

沒來由地他想他開始想念男人了,那位素未謀面、名為利威爾的男人。艾倫加快了踩下單車踏板的速度,眼角的乾澀似乎是流下眼淚的前奏。

記憶裡的少年在紛飛的光雪之中接吻。他想起那個少年才看見利威爾就無法自制地、狠狠地哭了起來,而利威爾即使緊皺著眉仍靠向少年將哭泣的男孩攬進懷裡。明明是初見卻像是已經認識了很久很久,一同走過了無數風雨。

那真是「自己與利威爾的初次見面」嗎?艾倫不禁覺得疑惑。若他真曾與利威爾相識,那麼為何男人如今並不在自己的生命裡?

平行世界?

這個名詞從腦海裡冒出來的下一秒艾倫就將它否決。他「相信」那些畫面是屬於自己的記憶,即使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究竟為何會憑空冒出這段高中時期的記憶。是的,艾倫並不明白,可他仍選擇毫無保留地去深信這些回憶的存在。

若要硬是說個理由出來,那或許是因為男人的名字吧──利威爾。青年總覺得男人的名擁有力量,像條不會鏽蝕的鎖鏈緊緊地纏繞在他的靈魂之上永不鬆脫,可他也心甘情願。

恍惚之間他似乎窺見了某些棲在自身與那名少年之間的異樣存在。

艾倫眨了眨眼,淚水像自身擁有了意識一般從琥珀色的雙眸裡流淌下來,然後他無法自制地嗚咽出聲。啊啊、想起來了,都想起來了,艾倫、還有利威爾。

「兵長──」

 



聖なる夜に“world requiem”を謳うと

星に願うんだ


评论
热度 ( 3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