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赤安】陽光燦爛的日子 (02)

σDC赤安 情感向

σ原作背景 組織覆滅設定


σ(01)、(03



睡前用手機設定的鬧鐘準時在八點三十分響了起來,降谷零恍惚地支起身、睡眼惺忪地在床頭摸索了一陣,好不容易才找著手機、伸出手指從螢幕左方往右滑。幾乎是在聲音停止的同時他又再度往床面倒去,接著又像是想起什麼驀地彈坐起來。

一盒紙盒裝牛奶被放在他的枕邊,床罩被它的重量壓出一圈略淺的皺褶。是誰放的──他幾乎不需要思考就能知道答案。

除了現在和自己住在同一間房裡的赤井秀一外別無他人。

降谷很快地清醒過來,他盤腿坐在床鋪上盯著那盒牛奶發楞,良久才下定決心將它拿起、握在手中,暖得燙人的溫度在手心裡化開。

他甚至不曉得赤井秀一是什麼時候起床,從上鋪移動到地面、梳洗後離開房間再拎著那盒牛奶回來,當然也無從得知赤井又一次離開房間的確切時間。

這不是件好事,至少對現在的降谷來說不是。多年遊走在死亡邊緣的生活早讓這具身體習慣淺眠,只要周圍稍有動靜就會醒來。剛在組織裡做臥底的那會兒他還難以習慣,每天頂著因為膚色關係而不大明顯的黑眼圈到處忙碌,幾年下來倒是不習慣也難。

時隔多年再度和赤井秀一共寢一室,仔細想想竟是這些年裡睡得最安穩的一晚。

肯定是旅館營造出的氛圍令自己太過放鬆,降谷懊惱地甩了甩頭,赤井秀一能帶給自己安全感這種事從來就不在他的考慮範圍。

第一口溫牛奶沿著喉嚨滑進胃裡時,他聽見門鎖轉動的聲音,接著房門被從外頭推開。那個睡在上鋪的男人露出了有些訝異的表情走進房裡。

「你醒了啊,安室君。」

安室透。

「……怎麼沒讓我知道你出去了。」手裡的紙盒被無聲地捏緊,安室聽見自己尚未開嗓而有些軟糊的聲音在向赤井發問。

「離開前我叫過你幾次,」赤井說,這讓安室的表情突然僵住,「但你睡得很熟,怎麼喊都沒有反應。還有清晨的時候我聽見你一直在夢囈,所以才想讓你多睡一會。」

「夢囈?我說了什麼?」

赤井一面將濕毛巾掛上衣架,一面搖了搖頭:「聽不清,你說得很快又模糊不清──而且我想你並不希望我仔細聽那些內容吧。」

他說了謊。前一晚並不是這樣子,赤井想起自己躺在上鋪時聽見安室在下頭說些什麼,語氣激動而痛苦,向是在對著誰吶喊。安室的語速很快,他並不能聽清每一個音節,只有自己的姓氏從安室透嘴裡吐出來時清晰得令心臟不由自主地震動。

在時機來臨之前這件事必須得瞞著安室,赤井想,但到底所謂時機是什麼他也毫無頭緒。

安室透沉默了一陣,他看著赤井秀一頂著一頭仍在滴水的短髮從公共櫃裡翻出一支吹風機,接著機器運轉送出熱風的聲音在他們之間響起來。原來赤井是習慣早起再沖一次澡的人嗎,他突然發覺面前這個自己無比執著的男人陌生得可以。

「你不聽的話……我怎麼知道自己那時說了些什麼啊。」

「安室君?」赤井關了吹風機,他聽見安室透坐在床上說些什麼,但耳邊嘈雜的風聲讓他難以辨別安室所說的內容。

「……沒什麼。」

室內冷氣開得挺強,安室手裡的牛奶已經開始轉涼。他思考了下,將紙盒放回枕邊,接著從下鋪裡鑽出來站在赤井秀一面前。

「讓我來吧。」他伸出手,視線掃過男人身上那件被水滴得濕了一大片的白色棉衫,「連吹個頭髮也吹不好,真不曉得你是怎麼活過這三十幾年的。」

預料中的疑惑神情並沒有出現,赤井反而瞇起眼向他勾了勾嘴角,接著將吹風機穩穩地交到他的手裡。

其實赤井的微笑還挺好看的,安室透摸著手裡濕潤的黑髮,不禁這麼想道。

 

降谷還沒來得及習慣沐浴在陽光裡的生活,赤井秀一倒已經以那副理所當然的姿態坐在他身邊,一如過去那些藏身在陰影裡、以酒為名的日子。

事實上降谷對於這件事是挺不願意的,和赤井相處的三十小時裡他不斷地思索著該如何將兩人一同行動的時間縮至最少。然而最後他得到的結論是:要讓赤井秀一這個人離自己遠點,那可能性大概和工藤新一放棄做偵探差不多。

他無能為力,乾脆任由赤井跟著他到處跑。至少這個人不會對自己排定的行程指手畫腳,降谷半自暴自棄地想,那麼一個人和兩個人去就沒有什麼差別。

──反正他還有時間,即使已經所剩無幾。

至於自己該如何與赤井秀一告別?降谷為此曾思考了整整五分鐘,然後發現他們已經不再是分離之後就毫無瓜葛的關係了。

 

「你什麼計劃都沒做就跑來大阪?」

安室闔上他手裡A6大小的筆記本,裡頭倒是和工作無關,寫的全是他預計在這難得的假期裡打算造訪的景點名店。

一旁的赤井點頭,在遇見安室前他的確是打算走到哪看到哪,待膩了就往京都去。畢竟三個月的假期很長,比起預定好房間和票券、一路按照計畫走,他更希望這是一趟不需要被任何條件限制的度假。

當然,這是在發現室友是安室透之前的事了。

「不過現在倒是有些頭緒了。」

「嗯?」

赤井秀一轉過頭看向安室透,他們剛吃完午餐、並且確認好接下來一個下午的行程,現在並肩走在人行道上準備往最近的地鐵站走去。而安室將本子收進隨身斜背包裡後,正一面走路一面操作手機查詢地鐵時刻表。

明明是公安卻做出了像是個普通男孩子一樣的動作呢。

一輛單車迎面而來,他知道憑降谷零的身手能夠輕而易舉地閃過,可赤井仍下意識地伸出手將安室往自己身上攬。然後穿著高中制服的少年從兩人身邊呼嘯而過,他們停下腳步,赤井秀一低下頭,和安室透那雙彷若晴空的眼眸對視。

「你還記得那天在無線電裡對你說的話嗎──我是認真的。」

他看見安室的表情動搖了一瞬,接著彎起玩味的笑容,從容得無所畏懼,「你是指哪句話?不說清楚我可沒辦法回應你,赤井秀一。」

安室透依然笑著,他感覺赤井搭在自己肩頭的手正在移動,輕巧地劃過他只套著件淺藍棉布衫的背部、然後觸碰他的腰間,最後那隻手小心翼翼地和他垂在身側的左手交疊。

「零。」赤井在他耳邊喊他的名字。

降谷轉過頭,不用赤井秀一說他也知道是哪句話,除了赤井以外大概沒有別人會在重要任務裡透過無線電表白。他還記得那個男人的告白從耳機裡傳來時自己正埋伏在琴酒和伏特加所在的倉庫裏,錯愕得差點把手裡的槍摔下去。

真是最糟的告白方式了。

「赤井,關於那件事我並沒有原諒你──還記得嗎?」

「嗯。」

「你得努力才行。」

赤井秀一原本虛握著的手緩慢而堅定地收攏,直到他和降谷的手心緊密地貼合。他對降谷說過的謊言與圈套不計其數,即使是出於善意又或者是為了自保,但至少現在,他的心意與身邊的人都是毋須懷疑的真實。

「你明明知道我不會放手的。」


--tbc.

评论 ( 2 )
热度 ( 92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