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赤安】陽光燦爛的日子 (03)

σDC赤安 情感向

σ原作背景 組織覆滅設定


σ(01)(02




旅遊淡季的環球影城依然有著不容小覷的人潮,還沒到開園時間,隊伍已經從剪票口一路拉到好幾公尺外的拱門前。年輕的少年少女們披著印有各種花樣的防曬毛巾擠在人群裡,臉上全掛著一派輕鬆歡樂的笑容。

幾個穿著霍格華茲大衣的孩子在拱門下與巨型地球模型前拍照,揮舞手裡魔杖時還險些打到一旁路過的外籍遊客。

在看見這幅景象時赤井秀一難得地露出困擾的表情,反倒是安室看起來熟門熟路地選了條相對不那麼長的隊伍,拉著赤井兩人走到最尾端去加入等待行列。

「你看起來很少到這種場合。」安室透的心情挺好,他穿了件滿是黃色小小兵的印花T恤、白紅相間的棒球帽反戴在頭頂,似乎對周圍向他投來的驚艷目光毫不在乎。

相對而言赤井秀一普通得多,深藍的短袖休閒襯衫、卡其短褲、再加上一頂黑色球帽:「通常我會是從別的入口摸進遊樂園裡的那個。」

安室想他聽得懂赤井在說什麼,不同於偵探,狙擊手不需要偽裝成遊客從一般剪票口入場接近目標。赤井秀一有時甚至沒有必要進入園區,安室知道這個男人的實力絕不是擺在那兒讓人當談資的,無論是萊伊還是他所認識的FBI。

安室將球帽轉回正面,陽光從赤井身後打在他身上,久了實在有些刺眼。

「不過沒有其他目的而來遊樂園的話,這還是第一次。」他說。

「這次也有目的吧。」

「啊?」

「約會。」赤井秀一回答得理直氣壯。

大概是男人和一般人比起來低上一些的體溫讓他並不反感,在赤井的手貼上來、和自己十指交扣的時候安室半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他聽見他們後方一群原本正嘰嘰喳喳聊著天的女學生發出小聲的尖叫,接著是刻意降低音量的躁動。好個美國人啊赤井秀一,安室透暗暗地想著,分明早就注意到那群少女的視線還是這樣旁若無人地牽起自己。

不過算了,反正他並不介意因為這種事被指指點點。他向前踏了一步,將下巴擱在赤井的肩頭上,他們之間的距離讓安室能清楚地嗅出男人身上沐浴露殘留的淡淡薄荷味。

「我記得我們並不是情侶關係?」

「零……」接收到安室側過頭狠狠瞪來的眼神,赤井趕忙改口,「安室君。」

在赤井秀一看不見的角度,安室透露出苦澀的微笑。他知道赤井想要喊他真實的名字,又有誰會在知道真相的情況下僅僅喜歡一個全然虛假、由公安捏造出的身分。只是他還不能回到屬於「降谷零」的身分,那是他對赤井秀一做出的最大讓步。

現在安室透可以接受赤井秀一給予他、或者向他索討的一切,而降谷零不能。

「真涼快。」他指的是赤井的體溫。

「我以為你不會喜歡在大庭廣眾下做出這麼親密的姿勢。」赤井說。

「很擅長轉移話題嘛,赤井。」

赤井笑了下,抬起空著的那隻手輕輕覆在青年後頸裸露的肌膚上頭。

安室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清晰得不可思議。赤井秀一平靜地閉上眼,曾經他以為這樣的距離只有可能是透過無線電在任務中出現,但在西日本的陽光裡一切似乎都變得美好而真實。即使他尚未擁有這個青年的心,卻終於能站在降谷身邊。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終究是再平凡不過的人類,那些跌宕起伏的經歷也終歸會成為足跡,最後所求不過是一次和降谷零白頭偕老的機會。

 

進了園區後他們在另一條漫長隊伍的尾端停下,在安室的堅持下他們一過剪票口就直直地往某部知名小說改編的電影園區跑去。而交握的手始終沒有被放開,炎熱的氣溫讓兩人的掌心都出了汗,有些濕黏的觸感反倒更加強調出彼此手中的存在。

加入排隊行列時他們又遇見入園前那群女學生,這一次她們也同樣發現了他們的存在。安室聽見她們在斜後方用氣音在談論自己和赤井,於是他覺得有趣地笑出聲來。

「安室君?」赤井秀一納悶地喊他現在的姓氏。

「你知道嗎,赤井。」安室調整了音量,讓後頭的女孩們難以聽見他說話的內容,「我還是波本的時候去過好幾次遊樂園──那時還得戴好貝雷帽和墨鏡,在看起來像是個觀光客的範圍內盡可能遮住整張臉。作為偵探,你得讓每個人都看見你,卻又對你沒有任何特殊印象。」

他向後方瞥了一眼,那群少女還在(自以為)偷偷看著他們,「像這樣惹人注目的經驗,我可從來沒有過。」

「你看起來挺樂在其中。」赤井也跟著笑了。

「也許吧。」

這才剛開園,他們還有很多時間。這麼想著安室透捉緊了赤井的手,有一瞬間他竟希望這天的結束永遠不要到來。

 

安室透穿上屬於雷文克勞的黑色長袍、把玩著手裡的細長魔杖,如同入園前在外頭看見的幾個孩子一樣愉快地笑著。從那輛知名的室內雲霄飛車下來後他就再也掩不住自己的好心情──畢竟那可是安室這次來關西最期待的行程之一。

甚至在看見赤井秀一往自己走來時,安室滿臉笑容地舉起魔杖,在空中揮舞了幾圈後指向赤井:「去去赤井走。」

「想趕我走可沒這麼簡單。」

赤井的表情無奈而寵溺,他剛將方才被安室逼著套上繡有史萊哲林院徽的那件黑袍給掛回原位。安室說他最適合史萊哲林。事實上雖然曉得這部作品的大致內容,赤井本人對這些魔法題材的故事卻沒有太大的興趣。

他替安室將腳邊那籃裝了半滿的購物籃拎起來提在手裡,沉甸甸的全是些零嘴和幾只貓頭鷹布偶。看來是真的很開心啊,赤井想,沒有發覺自己的微笑未曾這麼溫柔過。

 

結過帳後他們走出店門,赤井拿出手機確認時間。

託旅遊淡季和兩人入園時跑得夠快的福,就算安室在周邊店裡猶豫了許久,最後離開時還遠遠未到午餐時間。三三兩兩的遊客在奶油啤酒車前聚集,更多人則選擇坐在有屋頂的小廣場裡避免被逐漸熱辣的陽光曬傷。

「現在要去哪裡?」他轉過頭問,安室已經攤開園區地圖研究起其他遊樂設施。

「你沒有什麼想玩的嗎?」

「……暫時沒有。」

安室透撇撇嘴,暫時沒有,赤井這就是把棘手問題拋回來給自己的意思了。他是有幾種設施都想要試試看,只是分散在不同區域裡讓他一時難以抉擇。

「蜘蛛人、翼手龍、侏儸紀公園,選一個。」

「你比較喜歡哪一種?」

安室終於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在心裡吐槽赤井這傢伙的厚臉皮程度可真是比想像中更誇張。把導覽地圖折回手掌大小塞進口袋裡、邁開步伐,他決定隨便選個方向順著大路走,總之先看見什麼就玩什麼。

結果走了幾步卻遲遲沒看見赤井秀一跟上,他回過頭,男人還站在原地滿臉笑意地看著自己。

「喂赤井,走了。」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安室君。」赤井舉起左手在空中晃了兩下。

對赤井秀一心軟真是自己人生中最大的錯誤!安室透憤怒地想,用力將男人那隻礙眼的手抓住,然後轉頭拉著赤井往出口快步走去。

 

如果你有幸目睹那幅場景,你會看見穿了一身雷文克勞長袍的青年牽著另一名打扮普通的黑髮男人,一前一後地走在活米村的街道上。

他們不大交談,臉上掛著的笑容卻是發自內心真真切切的喜悅。


-tbc.



跟著我再念一次,

去去赤井走!!!!!!!!!!!

评论 ( 9 )
热度 ( 100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