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赤安】陽光燦爛的日子 (04)

σDC赤安 情感向

σ原作背景 組織覆滅設定


σ(01)(02)(03




和公安加上FBI探員的組合來遊樂園玩其實並不是什麼好選擇,你看不見他們驚嚇的表情、在雲霄飛車上倒吊時也很少能聽見他們的尖叫聲。當然只有他們兩人時,例如現在,這些並不會構成什麼太大的問題。

從翼手龍那輛經過特殊設計的飛車下來後,安室透和赤井秀一大概是同批人裡唯二神色如常的人,歷經生死關頭的人又怎麼會因為遊樂設施而害怕。

「說起來,琴酒那傢伙好像很喜歡雲霄飛車。」

聽見安室突然開啟的話題,赤井秀一有些訝異地轉過頭,他沒預料到會在此時聽見那個男人的代號,尤其波本對琴酒沒什麼好感這件事在組織裡那可是人人皆知。而安室朝他笑笑,看來並不在意談論關於琴酒的事情。

「聽說只要任務地點在遊樂園裡,琴酒就至少會去乘一次雲霄飛車──這是伏特加不小心在貝爾摩德面前說溜嘴的,可信度很高吧。」

「那還挺高的。」

「真得感謝貝爾摩德,不知道她怎麼從伏特加那裡套出話來的,別看那傢伙遲鈍又古板,他可是連我都搞不定的男人。」安室頓了頓,又繼續說下去,「他差點失手把交易搞砸那次也是在遊樂園裡,貝爾摩德說他們那天還被捲進殺人事件裡,運氣真是差到極致了。」

他笑得一派輕鬆,語氣像在談論工藤新一到底會選擇毛利蘭還是宮野志保這種事不關己的八卦一樣,當然最後工藤會和誰在一起沒人猜得準,「不過最後讓我能親手把他們送進牢房裡,這可就不是單純的運氣問題,是實力差距。」

「……你從貝爾摩德那裏知道的可真多。」

赤井的表情複雜,他看向安室透的身側,沒有想太多就握住了那隻隨著步伐前後擺盪的手。即使知道那都是過去的事情,波本和貝爾摩德事實上也沒有任何親密關係存在,然而當她的代號從安室透口中說出來時赤井仍無法避免地感到一絲不快。

他對他的愛意從來沒有隨時間淡去,有的只是越加無藥可救的迷戀。

手裡的觸感溫熱而細緻,他加大了力道去握緊安室的手。他知道安室不會跑的,但此時此刻赤井依然選擇拉著安室透,最好永遠他都能把他留在自己身邊。

不知何時他們在路中央停了下來,幸好這條路上的人不多,幾名路過的旅客只是繞過他們之後繼續向前走。

安室扭過頭用詫異的目光注視著赤井,然後他像是意識到了什麼,眼裡的情緒從吃驚轉為瞭然和一絲遮掩不去的欣喜。在情感方面安室從來就不是遲鈍的人,更何況赤井秀一已經將所有提示和證物都一一列在他面前,不將真相攤在陽光底下他可枉為一名偵探。

「你在嫉妒,赤井秀一。」安室透笑了起來。

 

午餐時間的餐廳總是擠滿了人,就算是旅遊淡季也不例外。

怎麼也找不到座位的兩人最終也只得妥協,尋了張樹蔭下的長椅坐下,輪流離開到附近的流動餐車去點餐。

赤井秀一坐在長椅上頭,靠著椅背看向安室透逐漸走遠的背影。他自願留下來看著位子讓安室先去覓食,畢竟那傢伙一大早就在哈利波特園區興奮過頭,結果就是兩人剛開始排隊等著搭乘翼手龍時安室已經開始喊餓。

幸好人少,輪到他們時才剛過十二點,安室也得以在正常的午餐時間吃飯。反倒是赤井秀一自己難耐菸癮,陪著安室玩了大半天他還沒機會去一次吸菸區。

若是這樣能讓安室透更開心些,這點忍耐倒是值得的。赤井想著下意識摸了摸短褲口袋裡的菸盒,再看看遠處安室已經結完帳,胸前掛著個小小兵模樣的爆米花桶,正站在餐車旁專心地看著女店員將飲料倒進紙杯裡。

長得年輕好看的青年無論到哪都是引人注目的,他看見店員有些扭捏地將飲料遞給安室透,而安室似乎對這種狀況習以為常,只是友好地笑了笑便轉身離開。

他真想走上前去把他擁入懷中,大聲向全世界宣告這個人是屬於自己的。

赤井秀一無奈地微笑,安室說的是對的,他現在嫉妒所有接近安室透的人,嫉妒到幾欲發狂。

他們相處的時間少得可憐,若不是這一次在大阪不期而遇,赤井幾乎無法想像自己和降谷兩人這樣和平地在遊樂園裡說話的畫面。他得用盡全力去記得降谷零說的每一句話、做出的每一種表情,現在他已經踏進他自己給自己設的圈套裡。

還剩下半天,赤井想著站起來接過安室手裡的飲料杯,然後在發現自己也得到一杯時他發覺自己方才的不悅竟一瞬間被沖刷而去。

 

夜晚很快地降臨在大阪。

他們提前到了星光遊行出發的街口,卻沒坐在第一排等待,反而靠後了些在人煙稀少的位置站定。這是環球影城一天裡最後的表演,結束後就必須離開園區。

在天色徹底暗下來後第一輛花車從街尾緩慢地駛出來,彩色燈泡構築成一只只巨大而耀眼的卡通人物,在輕鬆而歡快的音樂之中穿過人群讓給它的引道。後頭是舞者們穿上同樣鑲有彩燈的華麗衣服,他們誇張地擺動雙手、跳躍、後退再往前奔跑,迎接下一輛花車從黑夜中降臨。

遊行的隊伍並不長,但就像是每個說給孩子們聽的童話故事一般,無論公主遭受多少苦難與悲傷,最後的最後總會是個擁有完美王子的快樂結局。

他們走在最後一台花車後的人群之中,過了下一個轉彎就能看見出口,那也就意味著這一日的旅程即將到達終點。

赤井始終拉著安室的手。他側過頭看向安室,那雙眼在黑暗之中映射出前方星星點點的燈光,似乎是他從未看過的模樣。

走在夜裡的波本他實在太過熟悉,周身散發著辛辣而甜膩的氣味,然而現在的降谷零卻全然不是那副樣子。褪去了偽裝的青年笑容裡不再帶著危險意味,金髮柔順地貼伏在臉頰兩側,平凡卻奢侈的星光從那雙眼裡溫軟地滿溢出來。

終於離開園區時赤井止住腳步,走在一旁的安室跟著停下,疑惑地看著他。

「零,我想吻你。」

不是波本也不是安室透,他想接吻的對象是真正的、站在自己身旁的降谷零。只有那個人身上存有一切他們共有的記憶,在那裏虛幻會成為真實。

然後他看見降谷零睜大了眼,接著兩人一直牽在一起的手被降谷甩開。降谷的身軀在微微地顫抖,雙唇開開合合幾次卻沒能說出半個字。

「零──」

「不要叫我那個名字。」降谷痛苦地注視著面前的男人,他知道自己對赤井從來就藏不住任何情緒。所以赤井肯定早已察覺到了,「安室透」只是一層偽裝,用以承受那些降谷受不起也給不了任何回應的溫柔與深情。

安室透和赤井秀一約會、牽手、做所有情侶能在遊樂園裡做的事,可降谷知道在最最深層的地方,卻依然是屬於降谷零的本心。

赤井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降谷急迫地打斷。他又伸出手去拽住赤井的襯衫領子,兩人之間被縮短到看不見彼此表情的距離。赤井呼吸時溫暖的鼻息全掃過他的臉。

「吻我,」他說,命令式的語氣裡全是連降谷自己也分辨不出的情緒,「吻我,赤井秀一。」


--tbc.

评论 ( 3 )
热度 ( 84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