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利艾利】泅泳於生死之海 05~06

05.

 

有件事說來特殊。

在走過無數同伴的死亡後,艾倫‧耶格爾仍是無法正視生命的逝去。或許那和他的經歷有關,對於「死亡」他總抱著無法抹滅的罪惡感。

從最初他的母親、馬可‧波特,到舊利威爾班的前輩們,還有無數在以他為中心的作戰中喪命的士兵們。他總將他們的死歸咎於自己,自己的盲信、自己的渴望、自己的脆弱,全都是使得人們死於巨人口中的原因。

在巨人尚未滅亡的年代,那些人們的枉死成為艾倫奪回瑪麗亞之牆、驅逐巨人的主要動力之一。然而在人類的視野範圍內再也沒有巨人後,他發覺留下的靜止有無限空虛。

『他們為人類的獻上心臟,而如今他們將與人類一同獲得自由。』

艾倫猶記得在總統宣布巨人滅絕、調查兵團將轉為探勘性兵團時為那些曾經壯烈犧牲的士兵們下了這一註解。然而他卻打從心底無法認同,也許是他真看過那些亡者死去前一刻的模樣吧,其餘生者越是如此歌頌亡者,他越是覺得抱歉。

是自己讓他們沒能看見牆外的風景。那是個揮之不去的念頭,艾倫曉得即使抱有如此想法也於事無補,但他仍願就這樣背負著過重的生命繼續前進。

就像那位兵長一樣。

背負著生者的希望,死者的遺願,在這骯髒而混亂的人世間攀爬向上直到頂端。而他曉得的,終有一天當他們終於能夠放下那些重量的時候,便是他們得以安詳地闔上眼,永遠地陷入沉眠再也不必醒來的時候。

直到最後艾倫‧耶格爾才終於想起,利威爾所乘載的那些希冀會在男人先一步死去時自然而然地轉移至他的身上。

而他勢必走過生、泳過死。

繼續前行。

 

 

06.

 

利威爾在恍惚間聽見少年的聲音。

「……我即將遠行。」熟悉的清澈嗓音不知何時變得比記憶中更為沙啞,而他想他似乎曉得那之中的原因。即將邁入十八歲的大男孩經歷了太多這個年紀不該經歷的事,那些殘酷無情而血腥無比的生離死別與他們不得不面對的人性黑暗。

艾倫‧耶格爾是那樣地倔強,無視於旁人的眼光直直地向前衝刺,穿越荊棘之林無數刀山火海,遍體鱗傷卻異常堅定地笑著說要驅逐所有巨人。

「利威爾兵長……我曉得您不能送我了,所以我來道別。」

──道別?利威爾在少年說完最後一字時猛然清醒,並沒有多想,他強壓著依然濃厚的睡意睜開雙眼。

進入視野的是一盞搖曳燈光。似乎是深夜,他能看見艾倫‧耶格爾單薄的背影在昏暗燭光的映照下變得格外脆弱。少年似乎還未察覺自己已經清醒,顫抖著瘦削雙肩像是正壓抑著不哭出聲來了。已經很久沒看見艾倫這副模樣了,他想。

「這是我待在這兒的最後一晚。」少年說話帶上的哭腔很快地印證了他的猜測,利威爾垂下眼打定主意暫時先不出聲,而艾倫仍未發覺只是繼續說話,「不曉得這會不會也是最後一次和您說話了呢。利威爾兵長,我真的很喜歡您。」

我、喜歡您。

利威爾感覺自己的內臟一陣絞痛,他咬緊唇,很快地想起自己在失去意識前受了幾乎可以殺死自己的重傷。只是那種傷勢他卻不認為疼痛,真正令他疼得難耐的卻是少年平淡如水的一句喜歡。他們之間從未說過喜歡。

他閉上眼,試著想像艾倫‧耶格爾的表情。少年映著微弱火光的臉一定是稜角分明的吧,半垂著眼簾似乎能使眼皮底下那雙琥珀色的淚眸格外顯眼。可一切僅能憑想像,利威爾曉得幾年前艾倫仍會哭泣的時候總會把臉轉到另一邊去遮著,不讓任何人看見。

「艾倫,轉過來。」

他又睜開眼,看見的是艾倫‧耶格爾又驚又喜的表情。

哦、老天,真是好看得令人窒息。利威爾瞇起眼,那一瞬間他感覺自己身上的所有疼痛都消失無蹤,也許他的整個世界都被少年的表情給占領。

隨著年齡增長越加俊朗的臉背著光只剩下極為優美的輪廓線條,隨著燭火跳動而忽明忽暗宛若一尊完美藝術。一雙蜂蜜色的水潤眸子睜得大大的盯著自己,有那麼一剎那利威爾甚至感覺自己要被那雙眼給吸納進去。

而少年右臉還來不及擦去的淚水則順著臉頰緩緩滑下,反射出金黃色微光在漂亮的臉頰留下一道綺麗痕跡。那讓艾倫‧耶格爾散發出異於平時的氣質,堅毅之餘尚存的一絲脆弱自然地被凸顯出來。像是一只玻璃娃娃,堅硬,卻易碎。

艾倫動了動唇,良久才終於吐出一句。

「利威爾兵長……?」

利威爾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韓吉‧佐耶告訴過自己的話。艾倫還只是個孩子,她說,而他那時只期望背負著全人類希望的少年士兵快些成長,直至如今他開始有些懷念那個幼稚的、有些脆弱的孩子時,艾倫‧耶格爾卻已然長大。

他曉得的,當初天真而努力的少年已經回不去了。

他只能在這樣的深夜,緩慢地、吃力地坐起身來,然後捧起少年的臉,緩慢而虔誠地吻上艾倫‧耶格爾此生的最後一滴淚。



--tbc.


CWT36新刊《墓誌銘》將收錄此篇,

預定表單往這裡走。


评论
热度 ( 9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