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赤安】陽光燦爛的日子 (15)

σDC赤安(秀零) 情感向

σ原作背景 組織覆滅設定


01)(02)(03)(04)(05

06)(07)(08)(09)(10

11)(12)(13)(14




赤井離開房間時,下鋪的降谷零仍沉沉地睡著。看起來年輕得過分的青年側臥在床鋪上,臉色比起前幾日剛被送進警察醫院時已經紅潤了不少。

不知何時開始降谷對自己的防備心下降到了能夠安穩入睡的程度,赤井秀一有些複雜地笑了笑,他該為此感到開心,可又下意識認為那不過是自己的錯覺。就如同那時他低估降谷對自己的恨意一般,也許此時降谷零也只是因為近來累過頭而熟睡罷了。

──關於那件事,我還沒原諒你。

那是他們在大阪剛見面時降谷對他說的話。赤井沒忘,也當然記得自己是降谷零曾經恨得想要殺死的人之一,即使身分與情勢並不允許降谷真的這麼做。

他並不期望降谷原諒自己,也從未想過去乞求降谷零的諒解。

畢竟那是他即使被降谷憎恨也要隱瞞到底的事。

事實上當時他並沒有想太多,幾乎可說是直覺反應要將蘇格蘭自殺的真相給瞞過降谷,那不能成為降谷背負一生的包袱。降谷零是黑暗裡舉著火把持續前行的人,而赤井知道他若是讓降谷知道真相,那麼青年肯定會停下腳步難以前進。

即使那時他甚至連降谷的真實姓名都不曉得。

直到後來藉由工藤的情報循線查到了降谷的真正身分,終於證實他在組織臥底時的懷疑後,赤井依然不打算讓降谷得知當年的真相。

他寧可降谷恨自己。

赤井秀一又看了降谷一眼,青年安穩而平靜的睡顏此時成為少數能直接觸碰他心底最柔軟的那處的事物之一。他淺淺地彎起微笑,從公用矮桌上撕起一張便條紙,迅速地在上頭寫下兩行字,將它留在降谷枕邊。

無論如何他已經完成所有他能夠辦到的事,最後剩下的只有相信降谷。

他必須深信,即使懷抱著恨意、即使無法原諒自己,最終降谷零依舊會撥開兩人之間濃厚而灰暗的陰霾,來到他的身旁。

 

降谷踏出車站,天色已經逐漸暗了下來,下班返家的人們也正逐漸開始增加。他獨自逆著人潮向街道走去,熟稔地彎過數個街口,最後在停車場裡找到自己所要找的那一輛車。

很快地純白色的RX-7就在東京的街頭飛快地奔馳而過──降谷的目的地再明白不過。

正值下班的尖峰時段,反倒少有其他車輛與降谷的前進方向相同,立在紅綠燈旁的路標正指向東京市內相對老舊的商業區。他已經很久沒有造訪那裡,正確來說,他在那件事發生之後就再也沒有去過那一區。

但降谷必須過去,他要去見他最後該見的,在那裡永遠沉睡下去的友人。

沿著老舊而佈滿鏽蝕痕跡的鐵製樓梯一層層地向上走,最後降谷來到這幢五層樓公寓頂端的天台。低矮的水泥圍牆明顯許久沒有人清理,上頭的髒汙和雨水沖刷的痕跡與記憶中的模樣相差無幾--就連那一塊特別被清洗過而格外乾淨的牆面也是相同的。

蘇格蘭。

降谷低聲念出那個男人的代號。和他同樣在組織裡臥底,卻沒能活到組織被殲滅的那天,而是在身分曝露之後死去。

他僅能眼睜睜看著鮮紅的血液在蘇格蘭身下漫開,那時仍被他喚作萊伊的赤井秀一和他錯身而過,臉頰上仍留有屬於蘇格蘭的血跡。

他怎麼可能忘記那幅情景。

後來他連安葬蘇格蘭的機會都沒有,組織很快派來新的人手將男人已然死去的屍體帶走。降谷無從得知那之後蘇格蘭的遺體被怎麼處理,就連一句詢問也不能問出口──公安的臥底只剩下一個人,他不能做出任何會遭受懷疑的舉動。

蘇格蘭本不會落得如此下場,他一直這麼相信著,而無法原諒身為FBI臥底的赤井秀一,甚至將對自身的悔恨也加諸在赤井身上。

而如今即使降谷仍不能原諒,卻終於願意接受當年赤井秀一所犯的錯誤。

赤井並不如自己認知裡那般,時時冷靜而能夠將所有事態都掌握在手中,他們都會失去理性,會遇上無法預判、僅能靠當下反應的意外事件。

「吶,蘇格蘭,那時候的你……是怎麼想的?」

降谷緩步向前,然後在過去同伴死去的位置停下腳步、緩慢地蹲下。他伸出手指抵在圍牆一處顏色特別淺的痕跡上,他幾乎可以想像出手槍裡的子彈如何貫穿蘇格蘭的手機與心臟,讓大量血液噴濺在身後的牆面、再逐漸凝結乾涸。

「組織終於毀滅了,剩下的殘黨也已經被清除乾淨,這麼一來我們的臥底任務也算是完全結束了吧。」降谷頓了下,試著找出最適合此刻的表情。最後他安穩地彎起眼角、露出一張溫暖而釋然的微笑:「還記得萊伊嗎?他的真實身分是FBI探員哦,叫做赤井秀一,這你肯定不知道吧。最後公安是和他們合作搜查才順利抓到那些傢伙的。」

至於曾經對他恨之入骨這件事似乎已經不是最需要告訴蘇格蘭的部分,降谷想著,嘴邊噙著的笑意又加深了一些。

「蘇格蘭……接下來,我想要向你報告一件事。」

他閉上眼,腦海裡全是一幕幕和赤井相處時所見的畫面。他看見環球影城裡抱著爆米花桶坐在長椅上等著自己的赤井秀一、旅館裡頂著一頭濕髮對自己說話的赤井秀一,還有擁抱後距離極近的、赤井秀一那清晰而滿是歉意的表情。

他想念赤井手心裡的溫度,也想念赤井撥動他的髮絲時柔和而細膩的動作。

接下來他將回到那個地方,撥通赤井秀一留給自己的號碼。過往的一切都會結束,而屬於降谷零和赤井秀一的未來也將在那個瞬間展開。波本和安室透都已經不存在了,現在真實的降谷零終於走出黑暗、踏過灰濛濛的邊際地帶,走進陽光普照的晴朗天空之下。

過去的赤井秀一逼著他學會抱持著恨意持續前進,而如今的赤井秀一則給了他另一種全然不同的生存方式。

降谷站起身來,虔誠地開口。

「降谷零愛著赤井秀一。」

 

赤井秀一站在墓碑前,巨大的宮野二字如今看來已經不再刺目。他蹲下身,在碑前放下事先準備好的花束:「明美。」

「一切都結束了,妳的妹妹再也不需要東躲西藏、也不需要進行組織強迫她接手的、那些妳的父母的實驗。請妳放心吧,灰原……不,宮野志保她會好好地活下去的。雖然保住了妳的妹妹,卻沒能保護好妳──對不起。」

赤井閉上眼、再猛然睜開,方才眼裡的歉意與悲傷已然消失得無影無蹤,現在的他有著比起因宮野明美悔恨還要更重要的事。

「還有,謝謝妳。」他說,「這一次──我會保護好他的。」

過去他一直認為宮野明美那樣深愛著某人、為了某人而死是傻瓜才有的想法,可如今他卻有了截然不同的體認。於是他甘願就這麼乾耗著時間只為了等待一個人的回應,也寧願將自己置身險境也不願那個人受任何一點傷。

他只想降谷完好無缺地、平凡而平靜地活在這世上。

即使他不曉得降谷如今身處何處又究竟正在思考著什麼,赤井秀一卻並不覺得焦躁。愛讓他學會沉著地等待與相信,他知道總有一日降谷會踏著他所熟悉的步伐,從陽光的彼端朝著自己堅定而溫暖地走來。

既然如此,為降谷零當一回傻子也是件挺好的事。


--tbc.

评论 ( 3 )
热度 ( 86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