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赤安】陽光燦爛的日子 (16)

σDC赤安(秀零) 情感向

σ原作背景 組織覆滅設定


01)(02)(03)(04)(05

06)(07)(08)(09)(10

11)(12)(13)(14)(15




無數時間線 無盡可能性 終於交織向你 ──五月天《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早晨的陽光毫無保留地灑落在車站外的人行道上,將來來往往趕著上班的人們映照得清晰而明亮。那是幅忙碌而平凡的景象,每日不斷地重複著,從未有改變的一天。

降谷愣愣地看著眼前川流而過的人潮,過了好一陣子才終於回過神來。

他乘著最早的一班新幹線前往大阪,等到真正抵達時反倒有種置身夢境的錯覺。時間過得那麼快,前一日他還迫不及待想要見赤井秀一,然而到了今天他已經做好準備時,他竟又不由自主地感到緊張──甚至在上車前連赤井留給他的號碼也沒敢撥出去。

直到現在他手裡握著那張紙條,脆弱的紙張上布滿被揉捏了無數次而產生的痕跡。降谷拿出手機、將那串數字輸入在撥號介面,卻猶豫著遲遲無法按下通話鍵。

他無法想像自己和赤井之間產生的嶄新關係。

但如今已經不是害怕的時候了。降谷無聲地深吸了口氣,他閉上眼,終於撥通了那個號碼。

「降谷君。」

屬於赤井秀一的熟悉嗓音從電話另一端傳來,帶著早晨尚未清醒的慵懶聲調,那一瞬間降谷幾乎無法說出話來。他有多久沒聽見赤井的聲音了?現實中他們僅分開一天再多一些的時間,他卻彷彿已經許久沒有與赤井秀一說話。

他咬唇:「你怎麼知道是我?」

「我當然知道是你。」赤井低聲地笑了幾聲,接著是幾秒鐘的安靜,才又繼續開口:「我一直在等你──除了你之外,是不會有任何人知道這支號碼的。」

那是專屬於降谷零一個人的號碼。

降谷驀地沉默下來。他再也聽不見周圍人們來往的腳步聲與嘈雜的交談,身旁彷彿是一片寂靜,而唯一縈繞在耳邊的是赤井前一秒才說出的話。

他當然聽得懂赤井話裡的意思,或者該說他在聽見的同時就已經明白,可他卻連一個挖苦或者回應的字也吐不出來。

赤井秀一是什麼時候為自己辦了這個號碼的?自己究竟被重視到什麼程度,才會讓赤井特別獨立出一支不曉得什麼時候會用到、又也許永遠都不可能響起來的號碼?他從來不曉得這串數字的存在,而他想赤井也不會讓他知道他這麼做的原因。

他重複了幾次張口又閉口的動作,好不容易才終於將自己的聲音找回來,僵硬地問道:「如果我就此消失的話呢?」

「你不會這麼做的,我相信……而且我也只能相信你了,不是嗎?」

對於自己到底會不會撥出這通電話赤井秀一並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降谷想,否則男人不會用上「相信」這般模稜兩可的詞彙。但即使如此赤井依然在等著他,無關乎時間或者結果──他知道男人話裡的意思,無論如何赤井都會等下去。

而赤井秀一也真的等到了降谷零。

降谷往前踏出兩步,才想起自己甚至連赤井的所在地都還不曉得。他懊惱地停下腳步,逼著自己強壓下胸口不斷翻湧的情緒。

「你人在哪裡?」

「關於這點,憑你的能力應該能馬上推測出來吧。」

降谷笑了出來,赤井說完的瞬間他的腦海裡就已經浮出某個地點。的確換作是他也會選擇那個地方作為與赤井秀一再度見面的地點,非那裡不可。

「知道了,就稍微……再等我一下吧。」

「快回來吧,我想見你。」赤井頓了頓,而降谷聽出了其中的猶豫,「零。」

 

降谷推開熟悉的房門,室內沒開燈,只有來自外頭的陽光透過窗戶灑進室內。他看見赤井秀一靠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聽見自己開門的聲響才緩緩地睜開眼睛。

降谷緩慢地脫下布鞋、將之放入一旁的鞋櫃裡,再刻意而仔細地將手洗淨。他能感受到赤井毫無保留而持續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視線,明明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碰觸彼此,此刻他卻恨不得自己的動作能再慢一些。

並非害怕,現在是降谷零出生至今最為緊張的時刻。

終於他把能做的其他事情都做了一輪,包含檢查行李、將日常用品重新放回共用的鐵架上之類瑣碎而簡單的小事。最後他轉過身,與赤井秀一的目光對上。

「我回來了。」

「零,」赤井站起身、朝他彎起微笑,「歡迎回來。」

你從黑暗中跨越無數坑洞與障礙,撥開橫亙於我們之間的漆黑雲霧,終於走進陽光裡、再走回我的身旁──所以,歡迎你回來。

降谷再也按捺不住,他走向前用力地環住赤井秀一的腰、再將臉埋進男人的頸窩,赤井身上那股但而苦澀的菸草味溫軟地將他包覆。然後他感覺赤井將手放上自己的背部,他甚至能感覺到那雙手正微微地顫抖著。

「你是降谷零……沒有錯吧?」

「……你們FBI探員都是笨蛋嗎?」

赤井閉上眼,加大了力道彷彿要將降谷整個人揉進他的懷抱裡。他知道他和降谷的路已經走到終點,再也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阻止他們在任何地方無所顧忌地擁抱彼此。

「在和你分開的期間,我去祭拜過明美小姐。」赤井停了下,他在考慮了一晚後最後仍是選擇將這件事向降谷坦誠:「是我對不起她,所以我有義務將一切都告訴她,另外也向她報告了關於她的妹妹的事。」

「嗯。」

「還有……對於你的事情,我也讓她知道了。」

降谷零環在赤井腰際的手又收緊了些。

「我回了一趟東京。」降谷的聲音悶悶地從身旁響起,讓赤井聽不出話裡的情緒,「沒辦法,直到最後我還是不曉得他們怎麼處理蘇格蘭,我只能到他死去的那個地方去見他──總之,我已經把所有關於組織的事情都向他交代過一次。」

「這樣啊。」

「你不問我還告訴他什麼嗎?」

赤井秀一沒說話,但他想他知道降谷還說了些什麼。於是他選擇保持沉默,等著降谷繼續說下去──他想從降谷口中聽見那句話。

畢竟他已經等得太久太久了。

而降谷鬆開手、再從赤井的懷抱中掙脫,他向後退了幾步後仔細地打量起眼前的男人。如今他已經能從赤井那張波瀾不驚的表情下看出被男人慣性隱藏的情緒,現在赤井秀一正有些緊張而期待地等著他將那句話說出口。

降谷零瞇起眼再度靠近赤井秀一,男人那張稜角分明的臉逐漸在視野中放大,記憶中總是處於黑暗之中、冰冷銳利的森綠色眼眸在早晨的陽光之下閃爍著溫暖而柔和的光芒。

曾經他不曉得該如何與這名在異地巧遇的男人告別,也為此感到苦惱,只能任由對方跟在自己身旁度過接下來的假期。而如今他們再也不需要考慮這類問題,待在彼此身旁不需要任何或許冠冕堂皇或許牽強無理的理由。

「接吻吧,赤井秀一。」

降谷沒有錯過赤井眼裡一瞬間閃過的欣喜若狂,他微笑著伸出手攀上赤井的脖頸,而男人小心翼翼地捧起他的臉,兩雙唇緩慢地接近,最後終於碰在一起。

如同他們終於相交的心意。

在另一個吻開始之前降谷空出一隻手,將食指抵在赤井唇上。他看著赤井秀一露出些微不滿的表情而不由得揚起愉快的微笑:「在這之前我還有一件事得告訴你。」

 

我愛你。


--tbc.

评论 ( 3 )
热度 ( 87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