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利艾】盛夏光年(四、一千個世紀)








肆、一千個世紀

 

等到終於察覺的時候──

才知道打從一開始,就已經無可救藥地陷了進去。

 

我要和你一起走過一千個世紀

每次誕生 我都要與你相遇

每次輪迴 都是為你

 

本就挺順利的拍攝進度在利威爾加入之後進行得更加快速,即使男人本身對外總是一副冷漠難以親近的樣子,整個劇組卻意外地發現這名演員私底下挺好相處。

其中自然包含艾倫。

兩人作為主角,在拍攝期間的互動絕對不少,甚至可說是特別多的。那日眼神交會瞬間產生的悸動很快就被艾倫給忘記,取而代之的則是第一次與利威爾對戲(雖然其實沒什麼交集)的巨大興奮與令人發顫的緊張感。

不得不說和利威爾合作非常愉快。極富經驗的資深演員總有方法讓喊出「Action」後的拍攝現場下一秒就陷入完全不同的氣氛當中,這對初次嘗試演戲的艾倫來說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很快地時間又過去了幾個月。

冬季來臨。

事實上韓吉所挑選的地點在氣溫上並沒有確切的春夏秋冬之分,而日曆上被用亮晃晃的紅字標上的日期──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只是已經拍了將近一年、拍攝作業開始進入倒數階段的《巨人》劇組,似乎也沒打算過節。

卻沒想到二十二日的傍晚,韓吉突然將人給召集在一起宣布了將近三天的假期。自二十三日開始給他們回家或者三五人到附近城市裡走走,集合時間則訂在二十六日下午兩點。

隔天這臨時城鎮幾乎全空了下來。

艾倫起床走出房門時,宿舍整層樓都是寂靜的。青年歪了歪尚在昏沉的頭才想起韓吉前一日宣布放假的事,阿明和幾個同輩、已經太久沒見到家人的演員們全在當天晚上就搭著夜車趕回家去了,似乎只有自己因為無處可去而選擇留守在此。

──記憶中的那個「家」,早在自己滿十六歲沒多久後父母雙雙死於車禍的那晚破碎。

又眨了幾下眼,感覺意識清明得多後艾倫才終於邁開步伐向外頭走去。對他來說這倒是個獨處的好機會,畢竟他在這個吵鬧的環境裡已經太久沒有機會好好思考。

關於未來、關於電影殺青以後的行程,或者關於利威爾。

幾乎每一次和那位前輩的目光交匯他總感覺在那之間看見什麼,從一開始的不當一回事直到後來艾倫才發覺自己不得不正視這事。利威爾於他的確是「特別的存在」,可隱隱約約他總覺得兩人之間有某種東西正緩緩脫離常軌。

如果可以,艾倫想,他需要把那些難以理解的事給一一釐清。

「艾倫?」

然後他在拐過街角時聽見利威爾的聲音。

 

我要和你一起活過一千個世紀

每次誕生 都只有一個意義

就是和你 在一起

 

「你沒走?」

放了假的利威爾只輕鬆地穿了件襯衫和牛仔褲,靠在一旁的牆邊,半個人被壟罩在建築物構成的陰影裡頭,一手捧著劇本,另一手掐著的菸似乎才剛點上。

「沒走,沒地方回去──」艾倫覺得奇怪,想問利威爾怎麼會留下,可想想自己也同樣沒走,最後張了張嘴還是選擇將問句吞回心裡,又給對方扯起一抹微笑。他的心跳不知為何快得不可思議,「利威爾先生也沒走呢,不去城裡晃晃?」

「啊啊,無聊,不如看劇本。」

艾倫又笑了,那的確是利威爾風格的回答。他不曉得利威爾沒離開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他只知道身世始終成謎的男人看來是和自己一樣無處可歸。

驀然之間艾倫覺得自己似乎已經認識利威爾很久很久了,並非一年兩年那樣能以量詞概略計算的時間,而是自更加久遠、模糊而無法清楚記憶的某個時間點開始。而他甚至感覺不到任何奇怪,彷彿一切發生得都那麼理所當然。

他不曉得那是什麼,只有某種概念在腦裡緩緩成形。

「沒事的話就來對戲吧,艾倫。」

利威爾再次喊他時艾倫被紮紮實實地嚇了一跳,似乎在幾秒前自己無意識地想了些挺虛幻的事,然後在下一秒又被男人的叫喚給弄得煙消雲散。

「噢、好──好的!」

他朝利威爾跑去,男人正叼著菸將手裏的劇本翻至某頁然後敲了敲紙面。艾倫湊近大略地看了下,是預計聖誕節收假後隔天要拍攝完成的其中一幕,那兒已經是接近電影尾聲的部分了,他一直覺得自己的情緒部分特別難拿捏。

「這裡我一個人念的時候總是不大順呢,」沒有想得太多他便抬頭看向利威爾,一瞬間他們又對上了眼。不好,艾倫想著連忙收回視線,不知為何有種奇妙的預感。「……還請前輩多多指教。」

「嗯。」

艾倫想自己是有些害怕的,可理由他真不曉得。

 

你還年輕,年輕得以為自己什麼都能扛住。

 

「──里維兵長,請允許我出戰。」

「你清楚自己在說什麼嗎?」

「是、我非常清楚!請您下達艾連‧葉卡的出戰許可!」

艾倫抬起頭,依照劇本的指示直視利威爾。『艾連‧葉卡不願退讓,在馬背上第一次堅決地頂撞自己的長官』,到此仍算順利,艾倫擔心的是自己始終難以琢磨的最後一句。

「艾連。」利威爾蹙著眉閉上雙眼,再度睜開眼時已是全然不同的情緒,而男人對面的艾倫發覺自己竟在那瞬間全然無法移開視線。他感覺一切,說著自願出戰的自己、露出下定決心表情的利威爾,或者說艾連與里維,都是那麼地真實。

「要活著回來啊,艾連。」

真實得可怕。

那瞬間艾倫想自己懂了什麼,一直以來蟄伏在內心深處的情感終於爆發。艾倫‧耶格爾也好、艾連‧葉卡也好,此刻他曉得自己要說什麼。

「是,我會的!」

我會回來,好好地、活著回到您的身邊。

 

直到文明又毀滅 一千世紀後的第一天

伊甸園裡肩並肩 我們笑看太陽也熄滅

 

『因為我喜歡您。』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