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利艾】盛夏光年(五、很幼稚嗎)




伍、很幼稚嗎

 

《巨人》的拍攝部分在隔年二月終於殺青,確認最後一個鏡頭沒有問題的那瞬間巨大的歡呼聲從聚在一起的年輕演員之間炸開。耗時一年的拍攝讓這些本不甚熟悉的年輕人在不知不覺間感情變得挺好,一群人就這麼笑鬧著把仍想說些什麼的艾倫給拖了走。

一直到隔晚的殺青慶功宴艾倫才又見到利威爾。

由於這次慶功宴只算是劇組內的小小聚會,參與的幾乎都是已經共事了一整年的同伴,眾人也就不需要顧及太多。

地點定在附近城裡KTV的大包廂,一眾演員和工作人員也勾肩搭背著唱歌笑鬧。而艾倫坐在一邊抿著飲料微笑,他一向不喜歡參與其中,而是待在一旁享受那些笑聲。

直到酒喝得有點多的讓‧基爾希斯坦在中間大聲地喊了他和利威爾的名字,不知誰推了他一把,然後他看見柯尼不怕死地一把拉住利威爾往人群中央拖。或許是氣氛使然男人即使不耐煩也少見地並沒有推拒只是看著他,最後艾倫有些無奈地眨眨眼走了過去。

已經有了七八分醉意的讓還在大聲嚷嚷著「讓我們歡迎兩位最佳男主角一起為我們獻上一曲吧」之類的話,艾倫盯著被硬塞進自己手裡的麥克風有些茫然。

他轉頭看向利威爾,前奏卻已經和著眾人的起鬨聲響了起來。最後男人像是妥協了,輕聲地喚了他的名字,然後將手中麥克風舉起,無比準確地唱出第一句歌詞。

艾倫卻更加不知所措,腦海裡只剩下方才男人輕喚自己的聲音。驀地他覺得自己的臉在發燙--他曉得利威爾只是不得已才順著眾人的意,可不知怎地現下的景況總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難為情。他就在他身旁。

像場夢,曾經站在遙遠舞台上的人竟與自己如此接近。

後來他是怎麼唱完那首歌的艾倫也沒印象了,只記得在那短短數分鐘裡自己和利威爾的嗓音在室內透過音響不斷播送。

結束之後他像逃難一樣地離開包廂跑進廁所,即使男人的聲音仍在耳旁反覆迴盪,噪音一瞬間回歸為零的環境至少能使他冷靜不少。艾倫轉開水龍頭往自己臉上使勁潑水,冰冷的溫度才終於讓他感覺有些回到現實。

──等到慶功宴結束,一切都會回到原樣嗎?

他不曉得,沒人會曉得。艾倫抬起臉,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又恍恍惚惚地想起幾年前那個信誓旦旦說著要追上利威爾的小小少年。感覺起來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至少他沒想過能和利威爾並肩站在一起(即使並不是正式場合)的日子會來得如此快速。

一切都在改變,而艾倫曉得利威爾對自己來說已不再是當年那樣單純的目標。他想自己必須做些什麼。

只有這點在一片混沌的未來裡特別清晰。

 

那些我曾經明白的夢想

那些我還不能了解的話

你知道嗎

你知道嗎

 

腳步聲自外頭傳來,在安靜的走廊裡特別響亮。然後那聲音距離自己越來越近,艾倫眨了眨眼,透過鏡面看見利威爾拐進廁所裡。

「啊、前輩。」他轉身看向男人,有些驚訝的樣子──而那其中究竟帶了幾分真心實意,艾倫想他自己也不大清楚。他只知道眼下的情況自己又是和利威爾單獨相處,即使這地點不盡人意卻也令他覺得愉快。「剛才,辛苦您了。」

「啊啊、不會。他們在等你,快回去了。」

利威爾幾不可見地蹙眉,而艾倫只是有些疑惑地看著男人。青年沒發現利威爾在那瞬間的表情變化,他還太過年輕,對於察言觀色顯然並不擅長。

況且在男人出現之前他一直都在思考,一時半刻也難以將狀態調整回來。

方才萌生的念頭甚至在男人來到的那瞬間發芽茁壯,某種難言的衝動在短時間內竟衝破理智扶搖直上。在利威爾率先推開包廂門板前艾倫終於讓醞釀了些許時間的呼喚脫口而出。「那個、利威爾先生!」

男人回頭看他,卻沒說話。裡頭的喧鬧隔著一層單薄的木板隱隱約約地傳了出來,再過了幾秒利威爾緩緩將搭在門把上的手放下。

他在等他說話。

「我喜歡您。」我是說,愛情的那種喜歡。艾倫沒將後頭那句說出來,利威爾的眼神已經十分明顯,男人曉得他所說的意味著什麼。

艾倫又張了張口想要說話,可接著便看見利威爾朝他走來。矮小卻可靠的男人最後在他面前莫約半公尺處站定,不知為何他竟覺得那張一向冷漠的臉此刻柔和異常。利威爾短暫地閉上眼、淺淺嘆了口氣,再睜眼時那雙灰眸又回歸一片清明。

「艾倫。」男人的聲音清清冷冷的,不同於方才給麥克風和音響扭曲得變質的歌聲,簡單的兩個音節清楚地敲打進他的耳膜。艾倫咬牙,他想利威爾是要給他回應。

可男人卻沒再說下去,只是緩慢地伸手碰上他的頭髮,然後略略施力揉了幾下。那究竟帶了什麼意味呢──他不明白,於是艾倫只得看著利威爾又收回手,男人舞台上總握著麥克風的手在身側穩穩當當地垂著。

「十年之後,你會為你的感情後悔。」

男人說,接著轉身、推門、進入室內,獨留艾倫一人愣愣地站在門外。他甚至沒有機會開口反駁,而利威爾已然將對話終結。

 

而我還在你離開的地方

唱著我還不能了解的話

你知道吧

你知道吧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