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

愛自己所寫,
寫自己所愛。

【秀零】最小的事(全)

σDC赤安(秀零)

σ原作背景

σ秀零砂糖不解釋



『我 走過動盪日子 追過夢的放肆 穿過多少生死』

『卻 假裝若無其事 穿過半個城市 只想看你樣子』

 

這不過是再普通的日子裡發生的,再普通不過的一件事。

降谷抬起頭望了眼牆上的鐘,時針已經指向數字十一,外頭的天色早已在他沒有察覺的時候完全暗下。他這才如大夢初醒般猛地站了起來,慌忙地從桌上一團混亂的文件堆裡翻找出被遺忘已久的手機。

打從兩人交往開始,赤井已經不只一次抱怨過他的常態性加班,有時忙得過頭了甚至連打通電話和赤井說一聲也會忘記。

──這回,也忘了。

「糟糕……」

打開通訊軟體,一整片閃爍著鮮豔色彩的未讀通知便將整個螢幕淹沒,降谷也只得無奈地先略過它們,從裡頭調出那條寫著「赤井秀一」的對話欄。

果不其然,六個小時前對方傳了條訊息問自己是不是又得加班。

「……抱歉,忙過頭了。」

以最快的速度將需要帶回住處處理的文件收進公事包裡,接著快步沿著樓梯向下跑去──等電梯來太慢了,不如自己跑下樓來得快些。已經讓赤井等了不少時間,現在他一秒也不想讓赤井秀一多等。

兩人都不是對方不在就會失去生活重心的類型,偶爾晚歸其實並不是什麼大事,畢竟他們的工作類型本就容易聚少離多。

只是正因如此,降谷知道他更不能將因為加班而放戀人獨自在家視為理所當然。

 

踏上一樓平地的瞬間,口袋裡的手機突然大聲地響了起來。那是他熟悉無比的鈴聲,所代表的意義降谷自然也曉得。

「赤井、那個──」

還未出口的道歉被男人打斷,「在回家路上了嗎?」赤井頓了頓,「我想你加班得這麼晚,肯定也會忘記晚餐,就替你弄了些簡單的東西當作消夜。」

「欸、的確是忘了,但……」

「湯麵?還是烤麵包就好?」戀人的聲音裡依然帶著笑意,從那裡頭聽不見半點對於降谷今晚因為加班而失聯的不滿。

──為什麼不生氣?這反倒使得降谷有些不知所措。預想中男人半是嚴肅半是埋怨的語氣壓根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現在這般溫柔過頭的詢問讓他更加心虛。

「吃點麵吧,這麼晚了吃些熱的才好。」手機另一端赤井的聲音仍在繼續,他聽見男人一面說著一面打開櫥櫃取出鍋具的聲音,顯然已經開始替自己準備消夜。

「……嗯。」也只得附和。

今天就稍微開快些吧,聽著赤井準備下廚、在家中翻找食材的聲音,降谷終究敵不了從心口逐漸蔓延至全身的暖意而露出微笑。即使不知所措,那樣被對方愛著、在乎著的感受也絕不會是虛假的。降谷深信著這點。

加快速度走進停車場,降谷以另一隻手從口袋裡撈出遙控鑰匙、解開愛車車門的電子鎖,接著他坐進車內,熟練地發動引擎。

「……啊。」

「零?怎麼了?」

熟悉的引擎運轉聲遲遲沒有出現。蹙起眉看著毫無反應的儀表板,沉默了幾秒後降谷終究也只得妥協:「車子……好像壞了。試了幾次都不能發動。」

「那就沒辦法了。」他彷彿聽見赤井低沉地笑了下,接著是幾次鈍重的碰撞聲。

「在原地等你,對嗎?」降谷瞇起眼,望向深夜空無一人的街道,那是他無數次在加班結束後必須獨自面對的景象,而它曾經令他難免有些寂寞。思及此降谷緩慢地閉起眼、靠上身後冰冷卻又溫暖的椅背:「記得把食材收進冰箱裡,壞了你可得負起責任哦。」

「了解。」

通話結束。

他想像著男人在主駕駛座上開著車、專注而有些焦急的表情,柔軟地笑了起來。無論多少次自己錯失與對方相處的時間,他知道他們依然會愛著彼此。

 

『這一刻 最重要的事』

『是屬於你 最小的事』


-END.

评论 ( 1 )
热度 ( 74 )

© 伊川 | Powered by LOFTER